看到自己大哥这么凄惨的模样,二郎心里是万分急切,不断地想着这几天来做的亏心事,绞尽脑汁!

突然,他眼睛一亮,道:“是不是我们偷了那老不死的白萝卜?”

白萝卜?

施清海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神悠的变冷,走到二郎身边,又是一脚踩在了他断腿的地方!

“啊!啊!”

“啊!!”

二郎脸上豆大的汗水一滴滴留下,脸色惨白狰狞,眼泪鼻涕啥的在这一刻都流出来了!

“你再说我王二娘一句老不死的。”

停顿了下,施清海看着二郎,平静道:

“我就打死你。”

这一句话可不是什么开玩笑,要是这个人真的傻逼到这样一种境界的话,那么施清海绝对会把他的尸体埋进深山老林里,让他为大自然做出最后的一点贡献!

二郎拖着一只腿,瑟瑟发抖地缩回了墙角,面无人色,已经被施清海吓破了胆。

清纯少女别样美

一边的大郎心脏也是扑通扑通地狂跳,以往都是他们打别人,如今要被别人打,而且还是用这么残暴的方法,大郎心里也的畏惧也在不断激涨!

施清海摇了摇头,看了眼房子,从门槛旁边拿过一根铁锹,道:“现在,我说,你们回答。”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是说谎了,就打断你们一条腿。”

施清海森冷的寒光扫过两兄弟,吓得二郎一哆嗦!

大郎频频点头,强行挤出一丝微笑,道:“好的,大哥,好的,大哥……”

“人参在哪里?”

施清海晃动着铁锹,对跪在地上的大郎淡淡问道。

外面依旧安静,村民们一看见找上的是村里那两个混混的家,心里别提多愉快了。

有几个大爷甚至已经开始摆酒,拜祭祖先,跪在蒲团上,道苍天终于是派人过来收了这两个畜生。

房里,大郎咽了口口水,道:“交给山鸡了。”

施清海眼睛一眯:“山鸡是谁?”

大郎道:“俺也不知道,他们一男一女,他们突然找上门,对我说只要配合他们演一出戏,就给我们兄弟俩一人两千块。”

二郎在一边叫屈了,哭道:“大哥,为什么我才收到了五百块。”

大郎的身体僵了一下,看着施清海,见到施清海此时也看着他,脸色惭愧,低声道:“我把你那些钱拿来先保管着了。”

“你人傻,我怕你乱花钱。”

“啊!”

二郎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恨声道:“大哥,我人傻,不代表我好欺骗啊!”

“闭嘴 。”

施清海开口,平静地说了这两个字。

瞬间,房子里再度安静下来。

看着大郎,施清海再度道:“凭你这心思,绝对不会没有任何后手就这样交给那山鸡,因为你害怕他们的报复,所以你必须拥有他们的把柄。”

大郎低着头,道:“我在外面房间里偷拍下了他们的照片,存在我手机里面。”

“拿出来。”

“在我楼上,床边枕头下面。”

施清海看了一边的黄鹏,道:“你去给它拿下来。”

“好。”

黄鹏点头,大步往楼上走。

施清海看着跪在地上的大郎,冷笑一声。

“怎么,不敢抬头看我,是怕眼睛里的怨毒藏不住吗?”

“没,没有这回事。”

大郎连忙摇头,头更低了。

施清海也没跟他计较这些,从口袋里点起一根黑牡丹点起,惬意地享受着这片刻的悠闲。

其实,就算大郎这边没有任何线索,施清海也有办法找出另外两个盗贼的信息。

那就是联系龙女。

施清海可是一直记得呢,现在的自己处于一个被监视的范围,虽然当初的子弹说得不是很明显,但是施清海可不会天真地认为,没有任何人看着自己就没有任何监视了。

天上那些超级卫星,并不是吃素的。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麻烦龙女了。

“噔噔噔噔噔!”

黄鹏的皮鞋踩在木制的楼梯上发出了聒噪的响声,三步做两步,马上就来到了施清海面前。

“密码是四个一,在最新的照片里面。”

“对了,这两个人是本地人,说的福市话。”

低头的大郎出声说道。

施清海解锁手机,随后打开了照片。

顿时,一张少儿不宜的照片出现在了施清海的面前。

不,准确来说,这是一个动态照片的短视频。

一个肌肤白的跟雪一样的年轻女人,跟一个黑得像挖矿回来的大爷躺在一张床上,正在不断插秧。

记住了这两人的相貌之后,施清海把这张照片发给了自己的微信,默默关掉手机。

随后,施清海创立了一个群聊,把黑虎、黄鹏以及乐瑶三个人拉了进来。

把照片发上去。

乐瑶很快回复了一个省略号加问号。

施清海没有管她,摁下说话键,淡淡道:“福市本地人,出动部的力量,在今天之内,帮我把这两个人找出来!”

地下势力的关系分布更为复杂,如果在福市只是查两个盗贼的话,那还是很简单方便的。

如果今天还没有找到的话,那么施清海就要打电话给龙女求助了。

这一株千年人参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要真的侥幸被这两个人逃出福市,那么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很难找到对方。

很快,三人分别都在群里回复了“收到”。

看着瑟瑟发抖的两人,施清海道:“把那个断腿的先去送医院治理,再把他们送到非洲去。”

华国有后浪,非洲自然有非浪了。

二郎还在疼痛,尚且反应不过来,可是大郎听到后直接就懵了。

“大哥,什么非洲,我们不想去非洲啊……”

施清海没有理他,而是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接下去的事情,就不是他需要负责的了。

黄鹏手下的这群人,自然会懂。

黄鹏一挥手,站在外面那些鬣狗帮的就精英整齐上前,一下就把大郎二郎给架住。

“大哥,我不去非洲啊!”

“大哥大哥,你把我送去官府吧,我真的不想去非洲啊……”

二郎已经被打击得垂头丧气,大郎还在兀自挣扎。

——

“先送回去,我后面安排。”

黄鹏吩咐道,赶紧跟在施清海后面。

“李子树跟狸花猫找好了没有。”

走出屋子门口,施清海转头,对黄鹏问道。

黄鹏道:“找好了,猫在咱们后备箱呢,李子树我刚才已经叫皮卡,直接送到了那老奶奶的家后院了。”

“可以,二娘不喜欢高调,你先把这些人撤走吧,我再去她家坐一会,然后我们再回去。”

“好的。”

黄鹏拿出手机,吩咐了一声,随后一百个精锐部上车,有序地离开。

村民们依然还在门口张望着,看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尽管他们也看不明白,但是并不影响人类天生吃瓜的好奇心。

施清海没有管这些人的目光,走到劳斯莱斯后面,打开后备箱。

顿时,一只颜色鲜艳的正宗狸花猫出现在了施清海的面前。

施清海眼神一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