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两人回到家,许星辰闲不住的收拾了一下家里。

跟那娜通了电话,公司对她是不满的,也许,试用期没过,她就要被开除了。

许星辰有些不高兴,挂了电话之后,叹了声。

邵怀明站在阳台抽烟,听她叹息,黑眸扫了过去。

许星辰远远的对邵怀明扯了扯嘴角,“怀明,我才去公司没多久,就出了这么多事儿,这试用期都快过了,我大概会被开除吧?”

邵怀明挑眉,“没想过自己当老板?”

“啊?”

许星辰有些惊讶,她皱眉想了想,然后摇头,“我自知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人脉的。将来要是有了机会,自然是要自己做,但是现在,我还是想要先积累一下经验和人脉的。浮世也是国内知名设计公司了,我在这里面做好了,对我将来也是很有好处的。可惜,也不知道是否会继续留下来。”

邵怀明沉默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许星辰笑了笑,“算了,先不想这么多了。明天上班再说,今晚上,我们把林律师请到家里来,我亲自做一顿饭,感谢他吧。我总觉得,林律师这样的大神,肯定什么场面都见过的,我亲自下厨,请他会更有诚意一些,怀明,你说呢?”

邵怀明黑眸闪了闪,“嗯,你看着办。”

得到了同意,许星辰立刻给林晏打电话,林晏欣然同意,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忌口的,许星辰就跟邵怀明一起开车去超市买菜。

白袜子女生眼神柔软暖暖治愈系写真

晚上,许星辰接到林晏电话,说是有个朋友一起过去,问她是否介意。

许星辰自然不介意,可是,没有想到,看到林晏带去的朋友,竟然是顾廷川。

顾廷川没有丝毫的尴尬,笑着打招呼,自动走进了他们家里。

“呵呵呵……许小姐,邵先生,打扰了。您二位可别介意,我跟林晏那是好朋友,来蹭个饭,算是可怜可怜我这个孤家寡人,客居异乡的孤单寂寞吧?”

“……”

许星辰内心点点点。

林晏看了眼邵怀明,生怕这位三爷,直接不给面子的,将他们给赶出去。

但是,邵怀明并没有赶人,只是深邃的黑眸,凌厉的扫过两人,也算是眼神警告了。

许星辰嘴角抽了抽,“欢迎二位,快请坐吧。先喝点茶,我这马上做好了。怀明,你招呼一下林律师和顾先生。”

“呵呵呵……不用招呼,我们自己来。不敢劳烦邵先生。”

顾廷川这十足小心的样子,在许星辰看来,还真是有些奇怪。

他可真不像是当初在燕城那样为难她和秦雪的那个纨绔样子。

难道是顾少知道收敛,改了性子?

许星辰没有深究,重新去厨房忙活了,而顾廷川和林晏,看了看这不到百平的居家小房子,顾廷川啧啧了声。

邵怀明犀利的眼神扫过去,顾廷川立刻一笑,“没,三哥,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感叹一下,这居家小日子,过的还不错,挺温馨的。怪不得三哥,乐不思蜀呢。”

林晏觉得,顾廷川的语气,带着些不赞同的嘲讽。

也许,开始他们都像顾廷川这么想的,三爷就是如皇帝微服出巡,顺便玩玩呢。

可是,林晏现在看着,总有种莫名的感觉,玩也是可以认真玩的。

要是万一,三爷真的当真了呢?

林晏踢了下顾廷川,顾廷川不满的蹬他。

而林晏却对邵怀明道:“三爷,之前的新闻,三爷露了脸,虽然让人及时撤了,也没有话题带到你,但是,难保有认识三爷的人看到。目前许小姐的事情已经解决,三爷最好尽快回燕城。”

邵怀明沉默应了声,顾廷川还想说什么,没想到邵怀明警告的眼神扫过来。

他一个“三”字没说出来,直接咬到了舌头。

顾廷川瞬间没有形象的叫了声,而许星辰端着菜出来,还奇怪的看过去。

“顾先生是怎么了?”

林晏呵呵一笑,“不用管他,他是被许小姐做菜的香味给馋的,咬到舌头了。”

“……”

许星辰看了眼邵怀明,他只是摆了摆手,她就再没管。

顾廷川嘶嘶的吸了口气,准备吃饭的时候,暗暗听到邵怀明的警告。

“闭嘴!”

而顾廷川委屈的,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在说话,只是吃饭,沉默。

许星辰还纳闷,顾廷川这么沉默的,有点符合她气质长相的温文尔雅,只要他不开口,根还是看起来比较顺眼的。

吃过饭,许星辰坐在邵怀明的身旁,跟林晏他们聊天。

林晏还一口一个许小姐的,许星辰自己没有什么意见,而她也根本不知道,他们称呼她为“许小姐”这背后的真正含义。

倒是邵怀明,在中途,开口纠正了他们的叫法。

“邵太太……你们该称呼她为邵太太。”

林晏和顾廷川同时惊讶的看过去,眼神闪着许星辰绝对不明白的光芒。

许星辰其实也bu会注意旁人是怎么想的,反正邵怀明这么说了之后,她便有些甜蜜的看了看邵怀明,颊边温热,抓住了邵怀明的大手,勾出一抹很是甜蜜的笑容来。

等林晏和顾廷川离开,许星辰立刻抱住了邵怀明的腰,在他怀中,抬眸,星眸闪烁的笑着。

“怀明……”

邵怀明知道她高兴什么,大手绕着她的细腰,低头,却还是沉沉出声。

“想说什么?”

许星辰笑着,“没有,就是觉得,很高兴。”

邵怀明噙着淡淡的笑容,低头含住她的小嘴儿,用力索取其中甜蜜。

……

许星辰回到公司,没有被为难,上司也没有对她惹出来的事情,表达不满。

她照常工作,就算是俞飞鹏都没有给她穿小鞋。

许星辰感觉奇怪,这个事情,对池冉冉来说,也是非常奇怪和不满的。

池冉冉现在副总王成石的办公室内,非常不高兴的抱怨。

“舅舅,为什么不能把许星辰给开除?她之前就得罪了那些青城的老板了,虽然说那些人被人收拾了,但是他们要是日后找回来,还是麻烦的。如今,许星辰又都把丑闻闹到了网上去,她都臭名昭著了,这上班没几天,就一直出事儿,不用等试用期过了,就完可以把她开除了啊!为什么不可以?”

王成石也为难,“你知道什么?因为这次许星辰家官司的事儿,我是想让人事直接把她开除的,可是,我通知人事那边,人事那边竟然跟我说,周总亲自打招呼,留住许星辰。”

“周总?怎么回事儿?”

池冉冉心中疑惑,但是她第一反应,就是周晋看上了许星辰。

“舅舅,周总看上许星辰了?”

王成石对这个观点,也是觉得有可能的。

不然,许星辰也不是一个什么有背景的人,被周总如此照顾,维护,除了因为她的漂亮脸蛋儿,也没有别的原因吧?

池冉冉忍不住生气,“这个狐狸精,招蜂引蝶,到哪里都有男人维护她。可恶!”

王成石安慰外甥女,“冉冉,行了,暂时你也别跟许星辰不对付了。周总护着她,你也别捣乱了,至少,在周总厌倦她之前,给她点面子。再者,周总可是有家室的,这个许星辰长久不了。”

池冉冉沉默着,很是不甘心,只是面上点头,“我知道了,舅舅。哼,便宜她了。”

池冉冉走出副总办公室,去看俞飞鹏的时候,正碰上许星辰,两人见面,池冉冉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找许星辰的麻烦。

她只是脸上各种不甘心,冲着许星辰,冷冷的哼了声,眼神中还有些讥讽。

许星辰不管她什么眼神,自己忙自己的。

晚上,池冉冉跟俞飞鹏下班一起在外面吃饭,她忍不住的,就将周总看上许星辰这个猜测告诉俞飞鹏。

“飞鹏,你看吧,我就说了,许星辰这样的女人,即便是结了婚,也依旧水性杨花。她老公戴绿帽子是戴定了。真是好笑,你说她找这么个没用的老公,是不是就想着将来好出轨,这个老公管不住她?”

俞飞鹏惊讶,“真的?”

“我舅舅说的,还能有假?哼,我都怀疑,许星辰进浮世,是周总给弄进去的。他们说不定早就有一腿了。哼,怪不得许星辰还这么有恃无恐的留下呢。”

俞飞鹏若有所思,垂下的眸中,闪过嫉妒。

可是,很快,看向池冉冉的眼神,却充满了笑意和深情。

“那种女人,真是下贱。还是冉冉你好,我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够娶到你呢。”

池冉冉骄傲得意的笑,“那是。”

“冉冉,你真好。”

两人肉麻的又说了些话,池冉冉也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好友同事,也就是当初的同学,现在许星辰跟他们公司老总有一腿的事情。

而这个消息,很快也就在同学之间传开。

许星辰对此完一无所知,只是在去上班之后,总感觉同事们看她眼神不太一样。

当然,她以为是之前网上那些信息影响的,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许星辰刚跟邵怀明通话结束,就听的同事们说起来,周总夫人来了公司了。

而这个消息之后,同事们看许星辰似乎充满了幸灾乐祸。周总的夫人,是在周总发迹前,一同奋斗过来的糟糠之妻。

这么多年,在周总越来越好之后,便专心做贤妻良母,不过随着孩子长大,周夫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陪孩子上学,少部分时间,才会回国。

她不是不担心丈夫会在国内,背着她有情人,并且,周总现在也是四十一枝花的时候,最有魅力的成熟男人,很多女人都会主动送上门的,这种事情根本就避免不了。

周夫人看的开,能够站稳周夫人的位置,培养好孩子,是最重要的。

索性,周总也只是在外面逢场作戏之类的,都从来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闹到她跟前来。

这次,来公司,其实也根本不是冲着许星辰来的。

就真的是凑巧,前段时间,从国外回来,跟周总甜蜜一段时间。

昨天,是有人给她通风报信,说是周总看上了公司的一个女职员,很漂亮,她没有把这话当真,但是今天还是抽空来了趟公司。

周晋看到妻子过来,有些惊讶。

“怎么来了?不是说跟姐妹逛街嘛?”

周夫人坐在丈夫办公室的沙发上,秘书迅速上了夫人喜欢的花茶然后退w出去。

周晋在忙着处理文件,感觉到妻子的沉默,他才认真的看过去。

周夫人对上丈夫的目光,笑了笑,“就是来看看,难道怕我来?”

周晋失笑摇头,“我怕什么?想看就看吧,”

周夫人看着丈夫如此坦然的态度,心里已经相信丈夫一大半。

而就算周晋想要女人,也不可能会放在公司内,他这个人公私非常分明的。

周夫人也没有再多试探,她倒是对丈夫直说了。

“听说,公司内有个姓许的漂亮姑娘是不是?有人传你对她有什么心思,我是不相信的,所以就直接告诉你了。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周晋脸上立刻皱眉,不悦。

“听谁说的?胡说八道。”

“你甭管听谁说的,既然这么传,肯定是有原因的。你还是好好处理一下吧。”

周晋这才对妻子道:“你别听别人说,那个小许,是结婚了的。而且,她是有人打过招呼,让她留在公司的。当然是不用多照顾,只要让她留下而已。”

“什么人?”

“前几天,燕城来的顾少,”

周夫人眼中闪过不喜,“顾少风流的很,这是有夫之妇都沾染吗?”

“你别乱说。顾少特意强调,小许这姑娘,他也是奉人之名打招呼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这里面,事情可能很复杂,你就别打听了,我自己都不清楚。反正我跟这小许没有任何关系。”

周夫人是相信的,她倒是好奇,这个小许到底是有多么神秘的后台,连顾少都不能透露,还要照顾着。

顾少,周夫人是认识的,周晋去燕城认识的一位燕城顶级豪门纨绔,连顾少都要帮着小许,那小许背后的人,岂不是更尊贵?

周夫人起身,“你忙吧,我其实还挺好奇,这位许小姐,到底是有多美呢。”

周晋摇头,“行吧,去看吧,但是,别透露什么。”

“我知道了。”

没一会儿,周太太就下了楼,还让人买了甜点饮料,这样才不至于突兀。

周夫人很快,不用人介绍,她就确定了,谁是许星辰了。

因为在那么多职员中,她的漂亮是那么的鲜艳,让人眼前一亮,气质又干净,眼神温和,周夫人还以为是个什么狐狸精之类的样子呢,没想到如此清新美丽的姑娘。

周夫人看这许星辰,还挺得她的眼缘,所以,她状似不经意的,走到许星辰跟前,夸赞了她几句,简单聊了几句,才离开的。

原以为,周夫人是来兴师问罪的,其他人,尤其是池冉冉,那都是看好戏的样子,等着许星辰被周夫人扒光衣服,再不济来个揪头发也行啊,可是,他们失望了。

周夫人深知还对许星辰温柔带笑,这不科学啊?

许星辰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在想什么,还是中午在卫生间的时候,偷偷听人讨论才知道的。

“许星辰要不是跟周总……周夫人怎么会来公司?她可是从来不来公司的,今天还故意下来看员工,其实就是来试探许星辰吧?”

“我觉得不像啊,周夫人跟许星辰有说有笑的。”

“那肯定是暗地里咬牙切齿的。说不定,这一大一小,已经和平相处了呢。”

“可我听说许星辰已经结婚了啊?”

“那又怎么样?她那个老公,什么本事没有,就是个幌子而已。周总看上许星辰,要不了多久,她就得跟老公离婚的。我要是有她那么漂亮,我也不会甘心嫁给一个打工的。还是周总更好。”

听到这里,许星辰气的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碰”的一声,将门给踢的巨响,那两个说话的人,突然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许星辰,她们脸色可真是精彩纷呈了。

两人赶紧离开,而许星辰面色沉肃,星眸黯然。

回到办公室,其他人看着她,窃窃私语,那娜走过来,小声的说:“我打听到了,他们……”

“我知道了,不用说了。”

那娜看这许星辰沉着的小脸儿,安抚的拍拍她的胳膊。

“不要在意,他们就是吃饱了撑的,瞎议论人。你跟他们认真,只会让自己不开心。清者自清的。”

许星辰点头,冲着那娜笑了笑。

她知道这个道理的。

晚上下班,许星辰走出写字楼,就看着自家的车停在马路一旁,从前面车窗能看到邵怀明坐在车内打电话。

看到她之后,邵怀明隔着车窗,长指勾了勾,许星辰一直不太好的心情,在看到邵怀明之后,立刻开心了。

精致完美的小脸儿,立刻绽放了笑容,跟那娜道别,上了车。

邵怀明在许星辰上车之后,倾身过去,捏着她的下巴,深深的吻了好一会儿才开车离开。

在他们离开之后,站在路旁,把他们之间亲密互动看在眼里的池冉冉,不禁不屑的扯扯嘴角。

俞飞鹏很快开车过来,她上车之后,俞飞鹏什么都没做,直接开车。

池冉冉看了眼俞飞鹏,有些不满。

“俞飞鹏,你知道今天周总夫人来公司吧?你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没撕了许星辰这个小女表子呢?”

“他们总不能大厅广众之下打起来吧?也许,周夫人会私底下,做什么呢。”

“也对,呵呵呵……你说,许星辰她老公知道不知道啊?”

俞飞鹏眸光微闪,“不清楚。”

池冉冉若有所思,忽然倾笑了笑。

俞飞鹏看了一眼池冉冉,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看起来心情很好。

……

天气渐冷,许星辰便最想吃火锅。

她自己炒了火锅底料,在家做起了火锅,一张餐桌,一个热乎乎的火锅,夫妻两人,面对面吃着,没有什么比这样更幸福的了。

至少,许星辰是这么想的。

“怀明,我看你最近,好像好多电话,也用电脑挺多,是找到工作了?还是有别的事情想做了?”

邵怀明挑眉,“嫌弃我不工作?”

许星辰惊讶,赶紧否认,“不是啊,我就是问问。你别生气,你不工作也行啊,我只是怕你自己一个人太无聊。你要是真不想工作,我也没有意见的。”

夫妻两人,当家庭主妇的,如今不仅仅是女人了。

男人要做家庭主夫也是可以的。

日后生了孩子,总要有一个牺牲在家里照顾孩子的,如果邵怀明自己愿意,许星辰当然也不会反对的。

邵怀明勾了勾唇,“那我就成了被你养的了。”

不是包养,还好一点,至少他们是夫妻的。

许星辰笑笑,“我愿意养你啊!”

这要是男女换一个说法,那可就浪漫极了。

可如今听着,许星辰自己没感觉,邵怀明真有点蜜汁别扭的,谁让他故意逗弄许星辰?

邵怀明笑着,“好。”

做一个被女人养的男人,邵怀明如今是越来越习惯了。

吃过晚饭,邵怀明手机响起来。

许星辰去忙活收拾,等她收拾出来,邵怀明眼神深幽的落在她身上。

许星辰走过去,亲昵的抱着他的腰,星眸懒懒,有些娇态。

“干嘛这么看我?”

邵怀明大手,在她柔软的长发揉了揉。

“在公司还顺利吗?”

许星辰笑容有一瞬间消失,但还是扯了扯嘴角。

“不算好,也不算坏,还凑合吧。”

“什么不算好?”

许星辰沉默了会儿,抱着邵怀明蹭了蹭,“人间关系比较复杂。我不太会处理这些事情,想着努力工作,不要管别人,但是,好像其实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不过,你别担心,我会好好适应的。”

许星辰抬眸,看向邵怀明,笑眯眯的说:“怀明,你放心,我很厉害的。”

邵怀明大手渐渐抚摸往下。

“嗯,哪里厉害?”

同时,在她腰上捏了下,低头,去咬住她的耳朵,暧昧嘶哑,“这样,厉害吗?”

许星辰:“……”

刚吃完饭就这么刺激,好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