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琉夏就成功移植了让马里奥找到的另一名死灵魔术师的刻印分株。

移植完成之后,琉夏就在狮子劫界离的帮助之下,花了数天时间,构筑出了数个魔术基盘,填充进了自己的刻印之中,那是琉夏从对方所拥有的术式中挑出来的,比较有用的几个,将其固定化,形成了自己的魔术刻印。

之所以完成的这么快,当然是因为分株和术式是同类别的缘故,很容易就可以将基盘刻印进去,并且稳定下来。

等魔术基盘建好之后,琉夏和狮子劫界离之间的契约就算完成。

狮子劫通过黑市将琉夏给的魔术刻印部卖了出去,获得了一大笔资金,在将中介费用和分株费用交付了让马里奥和另一名死灵魔术师之后,他就带着一手提箱的钱离开了伦敦。

之后两人之间就没有半点关系了,他和琉夏一样,都是将魔术当作工具的人,当然不可能因此而形成家系。

刻印制作好之后,琉夏又回到了时钟塔中,开始学习其他的魔术。

将过去的记忆在脑内回放的魔术,琉夏也从埃尔梅罗二世那里获得了,除此之外,琉夏还将强化魔术的基盘填充进了刻印之中。

后来陆陆续续,琉夏又在刻印之中添加了一个追踪术式,一个干扰术式。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月。

在十月份的末尾,琉夏的灵基更新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灵基更新任务:进入时钟塔进行至少为期一个月的魔术学习已完成,获得一次灵基更新的机会,从当前世界离开之后,将会自动更新灵基状态。

运动的大方体验

…………

十月底的某天,琉夏在夜晚十点左右回到了现代魔术科的宿舍中。

体基础科的课程最迟会上到晚上九点,琉夏一般一天可以去听两个小时,但他听两个小时的效果,比别人听一个月的效果都要强,再加上有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为他答题解惑,琉夏在魔术基础上的学识已经过关了大半。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虽然作为君主而言,实力最低,哪怕连许多天赋异禀的学生都比不上,虽然坐着埃尔梅罗家系君主的位置,实际上地位接近于被扶上去的傀儡。

但他在教导弟子方面却具备着非凡的才能,而且知识的确是超乎想像的充沛,不管是什么样的魔术,他都能拿出来说一上午。

在这样的老师的教导之下,琉夏当然进步飞快,一个月的学习,几乎赶得上别人几年。

如果琉夏潜心于魔术的话,那要不了两个月,他就可以从体基础科毕业了,一年就可以从时钟塔毕业,最多五年就能达到别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成果,从者的学习能力就是这么的可怕。

但可惜,哪怕琉夏真的将魔术推升到了那个境界,对他的实力提升依旧不大,所以琉夏虽然想要利用魔术,但不打算潜心修习魔术。

宿舍没有门禁,毕竟门禁对他们这帮魔术师而言毫无意义。

宿管克里莎在大堂的隔间坐着,昏昏欲睡,在看到琉夏进来之后,立刻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向着琉夏招呼了起来。

“嘿!两仪!这里有一封给你的邀请函!你一定想不到这是谁给你的!我的天啊,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送这封邀请函的人居然坐着那么豪华的汽车……”

克里莎絮絮叨叨的将一封邀请函递到了琉夏的手上,并且向他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琉夏接过邀请函,向克里莎道了声谢,走上螺旋阶梯,回到了位于二楼的自己的房间之中,将邀请函打开。

邀请函的内容十分简单明了,只是说过两天有一场社交晚会,希望琉夏能过去参加,但晚会的主题是什么,参与晚会的是些什么人,又为什么来邀请他,却一点都没说。

“居然给身为异类的我发这种邀请函?”琉夏眉头微扬。

老实说,在时钟塔一个月期间,虽然他大小也算是一个名人,但还真没有一个家族给他发过邀请函,归根究底,他都是个不同于人类的异类,再加上也没有表现出过多好的天赋,当然没人愿意搭理他,暗地里对他有所想法的又被他清理掉了。

这毫无疑问是第一个邀请他的社交晚会。

琉夏的目光向下看去。

他想要看一看向他发出这种邀请的究竟是什么人。

“touko……aozaki……东方人,苍崎橙子……”

琉夏眉头一扬。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因为琉夏盯上了时钟塔的卢恩符文体系魔术的缘故,他就曾经调查过和卢恩符文相关的魔术师,当时就知晓了这个人的存在。

出于有着令所有魔术师瞩目的万用性,卢恩符文在魔术界非常有名,不过虽然有名,但其实大部分的符文在很早之前就失传,消失在了历史中。

在已经失传的情况下,名为苍崎橙子的女人却以令人惊艳的手法对已经失传的符文的魔术基盘进行了再构筑,令符文体系再一次变得趋近完整了起来。

时钟塔之所以有卢恩符文的专利,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将修复完成的这套魔术卖给了时钟塔的缘故。

甚至有传言称,这个女人还解析出了数个已经消失在神代的原初卢恩符文。

仅仅在修复卢恩符文体系上取得的成就堪称是惊才绝艳,她在人偶方面的技术更加是冠绝这个时代,早在学生时期就达到了这个时代的魔术师一辈子也达不到的地步,将人偶技术的神秘度推陈出新到中古世纪的程度。

甚至因此而闻名时钟塔,被时钟塔下令进行封印指定。

所谓的封印指定,那是时钟塔以保护之名,将具备着稀世才能的魔术师,又或者是在只有通过特定血脉、体质才能掌握某种魔术的情况下,具备着这种体质的人,将其抓捕、幽禁,当作贵重品保护起来的举动。

在时钟塔的眼中,将魔术推导到超越一个时代的地步的魔术师,他们已经不再只属于自己了,他们的魔术,连同他们本人都已经是整个魔术界的共有资产,是必须要好好好存起来的贵重品。

这就证明了,苍崎橙子这个女人作为魔术师而言有多优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