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视角)

“你说这儿东西是什么?!喜……喜帖?”

云其深如今完全不敢相信啊,这儿也太快了吧,他们鬼国人都这么年纪轻轻就……

“当然,您看好了,给您的是金色鬼符,这是鬼国最上乘的邀请。”

江流真的也看上去比很早看他要成熟多了。

如果权贵会改变人,那么爱情更会改变人。当初那个因为被歹炁吃了神兽而大声告状的少年如今也是成熟的一国之主了。

“最上乘……”云其深左看右看也没看出那鬼符的特别地方。

“我还有一张上乘鬼符是要给歹炁前辈的,但是我一时找不到他所以就打算还是交给您吧。等歹炁前辈回来您再给他便是了。

我想着等处理完你们的事就回去和莘成亲。”

江流这么说,他的话在云其深脑海里就变了味道。

这是什么处理完这件事就回家成亲的flag啊……不不不,这儿根本就是单纯的诅咒自己死!

“江流你不必说了,这儿喜帖我会给他的。我让人带着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得出发,所以要保存体力的好。”

凌晨3点 空无一人的深圳地铁

“我明白,但是疆邦的人手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借给你鬼国的人。”

“谢谢你的好意,疆邦有你能来帮忙就已经是幸运的了,我们也不需要强求,所以疆邦的事还是要我们疆邦自己处理吧。”

“是吧,也只有这样了,既然这样我就先去休息了。”

江流跟着魔使出门的时候碰巧的遇到了持华。

“江流……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我很好持华,对了有个东西要给你。”江流又拿出一份鬼符交给了持华。

“这是……”

“喜帖,我和莘准备要成亲了,我来疆邦一是为了见魔君他,再有就是来邀请你。”江流在持华面前表现的还是那个天真的少年。或者可能是持华那种母亲的特性太过于强烈,所以少年的江流就会显得那样的孩子气。

持华接过鬼符笑了笑,“我很高兴收到邀请,也祝福你和莘幸福。”

“哈哈,你高兴就好。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听魔君说你应该是去照顾那些受伤的孩子了。”江流在意的问了一句。

“有个孩子起夜,半天了也没有见他回去,我便寻着气味找了过来。那孩子有间歇性的恐惧,所以这么长时间过去我就怕他发病一时回不来。”

“正好我也没事,让我陪着你一起找吧。”

“真的不要紧吗?我听仇相说明日就……”

“没事没事,我也是空闲着……”江流看了一眼带路的魔使,魔使也便行礼准备离开。

“您的房间就在前方转角的第二间,如果您还需要我指示便是。”

江流听这儿魔使说完就想了想,干脆让这儿魔使跟着一起找吧。

江流也便让那魔使跟着一起寻找使用的孩子。

就在几人寻找没有结果的时候,持华可是担心坏了。

因为之前战斗的时候,持华好像伤到了鼻子,所以最近可能嗅到气息的不是很精密。

“你们是在找这个小屁孩吗?”

希庭看来又甩开了魔使大晚上的四处转悠。

持华和江流看见希庭的第一反应就是警戒,接着他们就看到了那个患有深渊后遗症的孩子死死的抓住了希庭的腰。

“你们发什么愣?还不快把这个粘人的小屁孩从我身上扒下去。”

希庭拿那个孩子没办法,他刚才不只一次的把这个孩子扒开,可是这个孩子是真的粘人。

真是个奇奇怪怪的孩子。

持华认为除了希浓之外的白色家伙都不会是好东西。

那孩子定是发病才会一直抱住这个家伙,如果不救下那孩子,定是会被杀害的。

持华生气的开始变化,很快她就变成了狼妖的样子,接着她使用了银丝线将希庭包围了起来。

“呵,有意思。”希庭处变不惊的看着周围布下的银丝。

虽然此时希庭没了法术但是他的身体构造和魔人还有常人是有些差异的。

持华布下了银丝之后也暴露的一个缺点,她并没有在孩子存在的地方布下紧密的银丝,她的这个破绽自然就被希庭察觉了出来。

希庭逃出持华的包围张手就要压制住持华的脖颈,就在希庭的手朝着持华攻击过去的时候被一旁的江流抓住了。

“我不会让你动她的!”江流更是直接化出红色的鬼骨手,希庭哪里见过这东西,他自然也是震惊和兴奋,要是自己现在有法力,他就可以和这个家伙打一场。

江流想要直接断了希庭的手,结果一道雷从天而降将他们分离了开来。

希庭想着趁其不备先行展开攻击,结果他自己腰上的这个孩子真的妨碍到他了。

但是希庭还是费力的前行的去攻击江流。

让他还有江流和持华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就发生了了。

希庭以为自己要进攻的是江流那位少年,结果竟然攻向了他目前最不想招惹的存在。

希庭在惊讶的瞬间就被一大锤子硬生生的砸在了地上。

接着姜琳将那朝着希庭的孩子拉开直接甩给了持华。

“你是……”持华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看身高和江流个头差不多,她还拿着一个大锤子,就那么随意的扛在肩上,定是个力气大的人。

“爷爷我叫姜琳,云其深的房间在什么地方?”姜琳蹲下来揪着希庭的白头发,“这家伙不愧很能捣乱和逃跑,不让人省心。”

持华和江流都没有听见过姜琳的名字,但明显这个女人是来找他们魔君的。

持华便稍微的指了路,“在那边。”

“行吧。”姜琳抓着希庭的头发就拖着他走向持华指向的方向。

姜琳一来到云其深的房门外就是一技破门而入踢脚,接着将晕倒的希庭往屋子里一甩。

“这家伙真是会添麻烦。”姜琳看向云其深,见他一脸气愤的脸。

“你来疆邦有什么事情吗?”

云其深他忍耐,他已经很平静的和姜琳对话了。

“我看你们听缺个奶妈的,所以给你们帮忙来了。再有这个家伙……”说着姜琳踢了踢希庭的身子,“得需要我看着。”

xiazaitx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