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轩辕城别苑之外,四道身影出现在那,正是秦轩、段若溪以及西门孤烟夫妇。

“此行要小心行事,不可太过冲动,保住自身的性命最重要。”西门孤烟看着秦轩语重心长的说道,虽然秦轩已经踏入圣境了,但他还是有些担心。

“弟子谨记于心,当初有不少无涯海的修行之人前往修罗地狱历练,知道我身后站着何等人物,绝不敢对我如何,那样便是自寻死路。”秦轩笑着开口。

“如此最好,你去吧。”西门孤烟挥了挥手道,诸葛诗语美眸看向也开口道:“一路多加保重。”

“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秦轩回应了一声,随后牵着段若溪的手踏上了虚空,化作两道光芒朝远处射去,逐渐消失在天际。

然而他们并没有直接前往天坤域,而是去了轩辕城旁边的一座仙山。

当两人落在仙山上的时候,不远处立即传来两道强大气息,两道身影闪烁而来,正是风清与蔺如。

“风大哥、蔺大哥。”秦轩对着两人打了声招呼,他们没有在轩辕城内修行,怕打扰到西门孤烟他们的生活,便来到这仙山之中。

“今日前来,莫非有什么事?”风清看向秦轩开口问道。

“我今日打算前往无涯海了。”秦轩回道:“夏王界发生了一些变故,我需要过去查探一番,特意来告知二位一声。”

听到秦轩的话蔺如眼眸中闪过一道激动之色,他已经在九域待了十五年了,一直都想回无涯海看看,如今,这一天终于等到了。

“我陪你去。”风清露出一抹豪爽的笑容,打趣道:“当初便是我带你回来的,如今我再送你回去,也算有始有终了。”

新木优子高清写真完美清纯艺术

“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前往九州城吧。”秦轩开口说道,他想早一些过去,免得轮回之渊又发生变故。

“好,现在就过去。”风清点头。

随后四道身影同时释放出强大的大道波动,打碎前方空间,纷纷踏入虚空之中,瞬间消失在仙山之中。

…………

天坤域极北之地,九州城内,许多身影在路上行走着,气息尽皆强大无比,最弱之人都是初阶帝境修为,偶尔也能看见几位圣人。

九州城乃是天玄九域的边陲城池,临近生死海,一般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想瞻仰生死海的景象,要么便是想横渡生死海,前往外面的世界。

九域有传言称,非圣人不可渡生死海。

因此,九州城内的圣境人物,心中的想法大多都是横渡生死海,去外面的世界增长自己的见识,毕竟这些年有不少无涯海的势力来到九域,让他们对无涯海有了一些了解。

此刻在九州城外,四道身影从上空落下,三男一女,最前方的乃是一位白衣青年,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眉宇间透着一股难以掩盖的非凡气质,令人有些移不开眼。

这几道身影,正是秦轩一行人。

“又回到这里了。”秦轩目光看着眼前这座熟悉的城池,心中不禁生出许多感慨。

当年天机老人与他一同来到这里,亲自送他入无涯海历练,在那边他结识了不少朋友,譬如李沐白、叶天棋、姜风绝等人,还拜入夏王界门下,之后又成了西华共主,建立了自己的势力。

总而言之,经历了非常多事情。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如今故地重游,往日的一幕幕景象又在脑海中浮现,记忆犹新,仿佛就发生在不久前。

“我们进去吧。”秦轩开口道,随后诸人一同迈步朝九州城内走去。

然而就在他们踏入九州城内没多久,便听到前面有一道巨响声传出,秦轩眉头不由皱了下,是打斗的声音,看来那边发生了争锋。

九州城内强者如云,爆发打斗是常有的事情,不过像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出手之人应该不是寻常人物,至少也是一位强大的帝境存在,甚至是圣境。

“过去看看。”秦轩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身形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暴射而去,段若溪、风清三人自然也跟在他身后。

除了他们之外,周围也有不少人朝那边赶过去,显然也想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片刻后,秦轩等人来到一处人群密集的地方,只见上空站着一道中年身影,身上披着一件金色长袍,目光淡漠的看着下方一人:“敢盗取本座的宝物,简直不自量力。”

只见下方那人是一位青年男子,身穿一袭黑色长衫,此刻那张冷峻的脸庞显得格外的苍白,嘴角有着一抹血迹,身上气息极为虚弱,仿佛身受重伤。

青年抬起头看着上空的中年身影,冰冷开口:“贼喊捉贼,卑鄙!”

“放肆,本座偷你的宝物,你也配?”中年不屑的讽刺道,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笼罩着空间。

周围人群看到这一幕皆都屏住呼吸,心中生出不同的想法。

有人认为中年的话属实,毕竟中年是大帝巅峰修为,而青年只是一位中阶帝境,双方实力差距极大。

试想一下,一位大帝会去盗取中阶帝境之人的宝物吗?

这显然不太合情理。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相信青年所说的话,毕竟他才中阶帝境修为而已,去盗取大帝的宝物,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无异于刀口上舔血。

没有人亲眼看到刚才发生了什么,自然不知道谁说的是对的。

秦轩站在人群之中,目光望向上空的中年身影,那双眼睛竟化作银白之色,虚无之眸号称能够看破一切事物的本质,自然也能看穿人的内心。

他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然而,他却能看穿谁在说谎。

当秦轩的目光望向中年的眼睛之时,他明显发现中年的眼神中有着一丝心虚,像是怕被人识破一般,不过非常的隐晦,肉眼根本无法察觉出来。

此刻秦轩心中顿时了然,此人刚才撒谎了。

并非那青年盗取了他的宝物,而是他抢夺了对方的宝物,大概是造成了太大的轰动,不得已之下才陷害青年,来一招贼喊捉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