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硬来的话,方程对付一只鹿就好像一只大象对付一只蚂蚁一样那么简单,但是……他就是很想尊重一下这只鹿的意愿,因为方程觉得,这只鹿与这株仙草的关系就好像是自己与啸天、与一恩、与兆文、还有其他的所有的朋友之间的关系一样,互相保护、互相在意!

方程缓缓地走过去,用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力量轻轻的将那株续命上的几个小白果子悉数的摘下来!直到那株仙草上光秃秃的为止!

其实方程的心里也是很打怵的、很紧张的,这一颗果子一千年,他这么一摘,就整整摘了这株续命六千年的成果!

“会长出来的,会再长出来的!”

方程轻轻的说道,随后,他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将自己手上的小白果子挑出了一颗!

续命千年结一果,依次往下循环,所以此刻方程手上的果子有六千年的果子,也有一千年的果子,方程将那颗一千年的果子拿在了另一只手上,递向了那只鹿!

小鹿明显的一愣,它毛嘟嘟的大眼睛看了看方程手里的小白果,又抬起头看了看方程,显然很不解,

“吃了它……”

方程笑了笑,把手里的小白果又送得距离小鹿更近了一些,

“吃了它,就可以一直保护它了!”

方程是个感性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份感性,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觉得他值得自己去付出、去奉献、去对他好!

小鹿真的听懂了,它的眼睛里突然闪起了泪花,然后它轻轻开口将白果子吃进嘴里,转头就离开了!

眉眼弯弯美少女韩式麻花辫t恤短裙秀少女身材图片

“可真舍得,就这么把一颗千年的果子送给了一只鹿!”

余一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是能够理解方程的做法的!人间的仙草实属难得,这仙草不仅仅是灵力、神奇的代表,也是这世间凡人的希望,总觉得一件事情……如果靠一切都不能成功的时候,那么这仙草……还能是他们唯一剩下的希望!

“它既然想保护这株仙草,那就如它的愿吧,现在这样的太少了!”

方程站起身,将手里的小白果放进了自己的随身背包里的一只小玻璃瓶里!

“行了,走吧,做的也没毛病!我们这也算是跟这小鹿攀上了关系,等将来某一天我们还需要这仙草的帮助时,就可以直接来找那小鹿了,它肯定会帮我们的!”

余一恩真相了,方程没有言语,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找到了续命的方程的余一恩打电话联系了另外两组,告诉他们直接到山脚下去寻藤引。然后三组人向山脚处出发而去!

刚走到山下,方程就看到李兆文带着几个并不算陌生的陌生人向自己走过来,正是昨夜露营时遇到的那几个自称为驴友的大学生,其中……就有那个自称为何冲的男人!

“们这是……”

方程有些惊讶李兆文怎么会跟这几个人一起走过来呢!

“方大哥,半山腰上遇到了何冲他们,他们见我一个人,就说这徒步旅行人多才热闹,所以就跟着我们过来了!”

李兆文的表情微微有些无奈,看来……他是不想带着他们的但是何冲他们应该是硬要跟上来的,可是……为什么呢?

方程看何冲总是一个人在发呆,而且表情总是有种悲怆的感觉,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特别会自来熟、套近乎的人,可为什么在今天这很明显李兆文比较为难的状态下还非得要跟对方一组呢?

一定有什么原因!

“何冲,我们又见面了,们这是……”

方程有些奇怪的看向他,

“我们……我们也在爬山啊!刚好遇到这位小兄弟,就大家一起走了!”

说得很自然,没有一点不自然,方程也是很佩服了!

“可我们是下山要离开了,们……也是下山离开了吗?”

他故意这么说到,果然,何冲愣了愣,看了看四周,刚刚没注意,这会儿看了一下,果然,已经快要到山底了……

“我们……我们有几个女孩儿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我们…….我们要把她们送回去!”

何冲的脑子转得到是很快,但是方程还是坚持自己的怀疑!

“那……好吧!那我们就一起走吧!”

方程也没有继续纠结下去,只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一行人继续向前走着,何冲他们的到来一点也没有耽误他们的寻找,他们一边寻找着藤引,一边与何冲一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别动……茜茜……”

何冲转过头去看自己的人有没有掉队,可看到最后一个女孩的时候,他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大家都被她吓得微微一愣、然后转头向走在队伍里最后一个的那个女孩子,只见她的肩膀上,一只三角形的小脑袋正趴在那里,黑溜溜的好像小豆一样的眼睛在看着他们扎眨呀眨的!

“蛇……”

小麒也微微一叫,虽为神兽,可小麒的胆子真的是……太小了!又因为她距离那个女生最近,所以看到一只蛇趴在那个女生身上,她急忙躲到了李兆文的身后去!

“我……我身上有蛇吗?”

茜茜被吓得浑身颤抖不止,可却不敢做大的动作,也不敢大声说话,看样子……出来前应该是培训过的!

“别动……”

方程告诉她不要动,然后他缓缓地走到女生的后面,发现了那只蛇。

那看上去是一只不大的小蛇,头很小,黑白交替的花纹很是漂亮,方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蛇,而且……有着这种奇异花纹的蛇,十有八九是有毒的!

“这蛇……我没见过,但看上去可能是毒蛇,不要动,我来想办法!”

方程轻轻的绕到茜茜的身后,这才发现她身后的端倪!

“这……”

方程先是一愣,随即……他好像明白这是什么了!

“怎……怎么了?”

茜茜的哭腔传了过来,方程轻声安慰,

“没事儿,这蛇没毒,它大概……就是喜欢,所以才爬到身上来的!别动,我帮弄下来……”

方程上前双手一夹,将软软的蛇头夹住,然后往草丛深处一扔,转头看向茜茜,

“没事儿了!”

方程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身后的柳白,只一个眼神,柳白便明白过来,他趁着大家不注意,静悄悄的退了出去,转头就向那条小蛇追去。

“呼……”

茜茜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他的队友们也纷纷靠过去,问她怎么样!何冲转头向方程看过来,

“谢谢,方大哥!”

他笑着对方程说道,

“这没什么,我们常年在外,这种东西……见得多了!”

方程看着何冲,

“倒是这茜茜,是第一次出来徒步游吧!胆子还有些小!”

方程自始至终就不相信他们是什么徒步旅行的爱好者,所以话里话外都在试探他们,想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了,就不要再装模作样了!

“哦……是啊……”

何冲笑得有些不自然。

“咦?柳大哥呢?”

小麒转过头一看,发现柳白不见了!

“柳白?”

方程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四处看了看,发现真的没有留白的身影,于是便对走在前面的李兆文叫到,

“兆文,别走了,柳白好像是掉队了!我们回去找找他们吧!”

他顺理成章的要往回走,

“哦,们还是快送这些女孩儿下山吧,她们还是不太适合徒步旅行!我们有一个同伴儿可能去看什么没跟上我们的队伍掉队了!我们得回去寻一寻……”

“哦,这样啊!那……”

何冲似乎很愿意跟方程他们一起走,但是……人家既然都已经这么直接的说了,他也就不得不顺着往下说了!

“那好,那……我们就先下山去了!没准儿一会儿我们也能在山脚下见面呢”

何冲点了点头,然后便带着自己的队员们继续向山脚下走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