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弗朗西斯父子目前所面对的两难困境,当然不会是什么巧合,而是海汉官方有意策划安排的局面。在攻下马尼拉赶走西班牙殖民当局之后,海汉看似顺利地接管了马尼拉湾周边地区的统治权,但在具体的施政过程中,依然会面临着诸多的实际困难。

西班牙殖民者在这里统治长达数十年之久,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留下了极深的烙印,作为后来者的海汉想要重新制定社会制度和法律法规,让这里与海汉国内的社会状况趋于一致,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工作。特别是那些自出生以来就一直生活在这里的西班牙移民,既不愿意离开这个被他们视为家乡的地方,又不想坦然接受“异族”统治者,他们虽然慑于海汉军的武力不敢再尝试抵抗,但也不愿顺从于海汉官府作出的各种安排,无形中就大大拖慢了本地战后重建和恢复社会秩序的节奏。

作为现任统治机构,马尼拉临管会当然可以采取一些强制性的措施来镇压所有不愿意服从安排的民众,但这样做的弊端也很明显,会让海汉更加难以得到民心的顺从。所以在征得执委会的许可之后,邱元等人结合本地的民情提出了一个新的执政方案,即启用一些在本地区有影响力的西班牙官员,成立一个过度机构来协助临管会安抚民情、维持治安。

在临管会看来,前任菲律宾总督阿拉贡内斯其实才是执行这种任务的最佳人选,毕竟他对本地的民情状况最为了解,在民众心目中也有比较大的影响力。但这西班牙老头儿虽然有点贪生怕死,甚至不惜出卖手上掌握的各种信息情报来保命,却连半点改换门庭为海汉效力的想法都没有。而且阿拉贡内斯在开战之初就已经将家人送离马尼拉,海汉这边也没什么可以用来要挟他的条件了,只能是在掏干净他脑子里有价值的信息之后,便履约将他放走了。

再次一等的人选倒是有两个,一是城防司令弗朗西斯,二是马尼拉舰队指挥官胡安路易斯,但胡安路易斯常年在海上活动,他个人在马尼拉地区民众心目中的影响力显然比不过弗朗西斯。而且海汉稍加打听便知道弗朗西斯的独子也在本地生活,这后续操作起来就简单多了。

至于与弗朗西斯联姻的本地汉人家族,临管会其实也没存什么别的心思,只要这丁家别主动生事,临管会也不打算搞什么连坐惩罚。毕竟在西班牙统治时期,这些能在马尼拉混得风生水起的汉人家族,哪个不是跟西班牙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利益纠葛呢?要是因为联姻就对丁家出手,那未免会因此而寒了本地汉人士绅的心,这可不是临管会愿意看到的局面。

当然了,借这个机会稍稍再敲打一下丁家,让其不要执迷不悟跟着西班牙人一条道走到黑,明确今后的立场,在临管会看来也是非常有必要的措施。至于在这个过程中丁家会不会主动断绝跟弗朗西斯家的联姻关系,这种琐事可就不是临管会需要去操心的问题了。

既然选定了弗朗西斯作为目标,相应的行动方案也很快就投入了实施,海汉军逮捕了小弗朗西斯,并且将他们父子俩关押到一起,让他们在囚禁环境中加深对彼此的依赖感。这样在使用分别流放这种手段来要挟弗朗西斯的时候,才能起到比较好的效果。

正如海汉所期待的那样,这样的措施的确起到了作用,弗朗西斯在面对海汉提出的条件时,竟是一反常态地出现了犹豫不决的表现。在绝望无助的状态下,即便是弗朗西斯这种心志坚定的军人,最终也还是难免开始出现了情绪动摇。

没等弗朗西斯父子作出决定,看守便来通知他们,稍后将有海汉官员来与他们会面,让他们先做好准备。

策反弗朗西斯这件事虽然是军方早前的策划,不过如今各支部队都先后撤离了马尼拉,这设立治安维持机构的差事也转交给了临管会由邱元统筹管理。邱元在了解到这边的进展之后,认为有必要多下点工夫来促成此事,于是便亲自来面见弗朗西斯。

肉嘟嘟圆脸美女可爱麻花辫眨眼微笑私房写真图片

邱元手头的事务繁多,也不想在这里浪费过多的时间,所以与弗朗西斯父子见面之后,便开门见山地报明了身份和来意:“我是海汉国现任的马尼拉行政长官邱元,我这个职位大概就相当于是之前贵国的阿拉贡内斯总督。简单的说,本地的一应事务都由我做主,当然也包括了们的去留在内。大致的要求,之前已经有人跟们谈过了,我就不重复了。我只补充两点,第一,阁下如果愿意听从我们的安排出面就职,那么三年之后,阁下父子去留自便,就算是要回西班牙,我们也会设法安排。第二,从这件事里能得到好处的人不止们,还有生活在这里的数以千记的西班牙移民,们可以好好琢磨一下其中道理。”

邱元说完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对带来的翻译吩咐道:“把我的意思说给他们。”

弗朗西斯父子很认真地听完了翻译,但事实上邱元的话也没有什么新鲜内容,就连补充的这两点,其实先前审讯弗朗西斯的军官也已经提到过了。只不过这话从普通军官口中说出来,跟邱元这样的高官亲口承诺,所产生的影响自然是有差别的。

三年之后去留自便,这无疑算是一个颇有吸引力的条件,只要给海汉当三年差,今后就能恢复自由身,而且这当差就是当官,甚至还能拿到经济报酬,总比流放到海外不知什么地方去做种植园苦力或是暗无天日的矿工强多了。

至于邱元所补充的第二点,弗朗西斯又何曾没有想过。海汉攻占马尼拉之后,必然还是会有很多在本地土生土长的西班牙移民会选择继续留在这里生活,但这些人未必能很好地服从海汉官府的管理,或者按照之前与他沟通的那名海汉军官的说法,缺少一个能在西班牙民众与海汉临管会之间起到缓冲作用的中间机构。临管会希望能通过这样一个听命于自己的中间机构,安抚本地西班牙民众的情绪,并且调动安排他们恢复生产和正常的社会秩序,而不是对新统治者采取各种抵制和不合作,甚至是故意扰乱治安制造麻烦。

“那如果我还是选择拒绝,会怎么样?”弗朗西斯盯着邱元问道。

邱元听完翻译之后笑了笑道:“我没有太多时间跟慢慢磨,所以如果这次还是选择拒绝,那么天黑之前们父子俩就会离开这里,儿子大概会被送到北方几千里之外的前线,我国军队正在那里与北方的蛮国交战,正好需要青壮男子去充当民夫,如果命大的话,他或许可以再活一两年。而本人嘛,可能被送去邦加勿里洞岛的锡矿,也可能是安南黑土港的煤矿,或者是海南岛的石碌铁矿……总之做好思想准备,因为的余生很可能就只有在矿坑里度过了。”

邱元的话可不是虚言恫吓,他的确没有什么耐心跟战俘慢慢讨价还价,只要弗朗西斯拒绝了这个提议,那他和他的儿子对海汉来说就已经失去了最主要的利用价值,只能送到海外去榨取最后的劳动力了。至于他们的生死,邱元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他在海口任职期间签署命令处死的人犯着实不少,再多两个也不算多。何况这两人也不会直接被处死,只是送去偏远地方让他们慢慢耗死。

这个道理不用说出来,邱元相信弗朗西斯也能想明白。如果他蠢到连这中间的利害关系都想不清楚,那对于海汉而言也就没必要用大赦待遇来换他就范了。

邱元见翻译说完之后,弗朗西斯依然是一副犹豫不决的神情,当下皱眉补充道:“如果拿不定主意,我就去见下一个人。我想这楼里关了十几名西班牙官员,总不可能每个人都跟一样,对于送上门的机会还这么迟疑。不做,总会有人愿意做,就算拒绝跟我们合作,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这番话就说得相当扎心了,弗朗西斯的确不敢确定被关押在这里的其他官员是否会对海汉人的提案表示拒绝,事实上他也明白肯定会有人愿意以此来换得一个从头开始的机会,而自己并不是什么无人可以替代的特殊存在。他完可以想象到,海汉人甚至会拿他不合作的下场去要挟下一个对象。这个特殊机构必然会成立,也必然会有人选择与海汉合作,而他们父子俩的结局却根本无法影响到马尼拉今后的局势。

如果能好好的活着,又有多少人愿意主动选择牺牲自己,受苦受累,甚至是在默默无闻中死去。弗朗西斯内心更愿意效忠西班牙王国,但可惜的是现在的他对西班牙来说只是一个罪人,即便是他和儿子都被海汉人处决,也无法改变这个既定的事实,也不可能在死后获得王室的宽恕。

既然已经无路可走了,弗朗西斯好像也没什么选择的空间了,所以他对邱元提问道:“那我儿子,们准备怎么安排他?”

这句话无疑已经是表明了妥协的态度,邱元压住心头窃喜,向弗朗西斯承诺道:“只要愿意站出来,他马上可以重获自由。如果他想要做官,那我们也可以给他安排一个像样的职位,至少保证们父子俩今后一段时期内能够风风光光地生活在这个地区。记住,跟我们合作,那就是我们的人,我们对自己人一向都很照顾。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弗朗西斯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见他脸上有压抑不住的欣喜,显然是为即将到来的自由而感到兴奋,当下缓缓地长出了一口气,对邱元说道:“有,我有两个要求。第一,请给我们换一个住处,这该死的地方蟑螂太多了!”

“没问题,第二呢?”邱元听完翻译便立刻作出了回应。

“第二……请给我们吃一顿像样的饭菜,每天都是臭鱼烂虾,我大概有半个月没有吃到过牛肉了。”弗朗西斯毫不客气地抱怨了这里的伙食。

以他过去当城防司令时的生活水准,自然很难忍受这处监禁地的伙食安排,但实际上这已经算是对这些特殊战俘的优待了,否则按照战俘营的伙食标准来,那每天就只有一早一晚两碗菜粥,连在碗里看到油花都是奢望,三五天下来走路都得发飘。至于想在这里面吃到牛肉,那可真是他想太多了。

不过话说回来,对生活水准颇为讲究的弗朗西斯能忍了这么多天,这些抱怨大概也算是憋了许久了。如果不是邱元来与他面谈达成了共识,那估计他还得继续每天捏着鼻子吃他所说的臭鱼烂虾。

邱元听了这要求差点没笑出声,敢情这西班牙军官最惦记的还是生活质量问题,这当然没有什么好拒绝的,答应下来便是了。

“安排,马上就安排。”邱元满口答应,丝毫不以为意。能够争取到弗朗西斯的合作,这价值可远远不止几头牛而已,就算让他吃个够也没问题。

海汉的行事效率一向非常高,邱元与弗朗西斯会面结束之后,很快就来了一辆马车,将弗朗西斯父子俩接去了距离马尼拉城更近的另一处庄园。在这里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和换洗衣服,让他们沐浴更衣之后,接着便享受到一顿新鲜的牛排大餐。

“除了不能离开这里之外,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邱元对弗朗西斯父子的安排可谓非常优厚,这也是为了进一步瓦解他们的意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之后安排他们做事的时候,可就再没什么理由拒绝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