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我的命令?”叶天一愣,有几分不解了。

“对啊,昨天在擂台上爆发出天级境界之境的时候,就已经是正式的武林盟主了,当然有资格命令我们啊。”吕书航点点头。

“不是,吕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什么时候下过命令要灭掉莲华门了?”叶天连忙追问。

“没事吧?”吕书航上下打量了叶天一眼,“昨天晕过去的时候,无念大师不是问过了嘛,自己笑着点头的。”

“我擦!”听到吕书航的话,叶天也是哭笑不得,昨天他压根就没那意思,只是看到无念大师上前来,才友好的笑了笑而已。

“难道不同意的?”吕书航也是一愣,当时他明明看到叶天点头来着。

“算了。”叶天摇摇头,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做都做了,他就算反悔也没用,“吕叔,那下面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莲华门当然是扛不住了,后来就跟毒门一样啊。”吕书航白了叶天一样,随即脸色也是稍微有些凝重,“不过……”

“仇樊飞跑了?”不等吕书航说下去,叶天眉头一挑,直接脱口而出。

“恩。”吕书航点点头,有些无奈道:“没办法,毕竟仇樊飞已经是五气朝元之境,加上又喋血剑在手,就算我们集合了七大派跟两大世家,也只能在他的手中保持不败,更不用谈击杀了。”

顿了顿,吕书航继续道:“不单单是仇樊飞,就是连严风也被就走了。”

“那强尼呢?”叶天眉头紧蹙了起来,脸色也是有几分凝重。

悠然野外写真美女

虽然叶天是不怕强尼,但内心也是有些担忧,他是跟血影交手过的,血影当初为了达到目的可是不择手段。

强尼既然跟血影是一个组织的人,叶天还真怕到时候强尼抓了世俗界的人来威胁自己在,这样一来,自己投鼠忌器的情况下,恐怕会吃大亏,甚至是小命都丢掉。

念头至此,叶天已经是不敢再往下想去,心急如焚的他恨不得马上就离开武道界,回到世俗那一边。

“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跟来。”只是不等叶天有所动作,吕书航又是开口道。

“去哪?”叶天一怔。

“武林盟主的上任仪式啊!”吕书航理所当然的道:“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反正实力也够了,而且现在武道界出了仇樊飞这事,也需要一个领头的人,就乘早上任得了。”

“还需要仪式的?”叶天嘴角微微抽了抽,天知道这仪式是要弄多久,万一等他回去的时候世俗那边都出事了,那他就真的后悔莫及了,“吕叔,能不能不举行仪式?或者是帮我行不?”

“瞎说什么呢,仪式肯定要进行的,这可是从我们武道界定下规矩以来就必须弄得,而去必须本人去。”吕书航白了叶天一眼,疑惑问道:“不是,我说叶天这么火急火燎的是要干嘛?”

“额,我这不是担心我在世俗的朋友嘛,现在仇樊飞逃走了,要是到时候他去世俗找我朋友他们麻烦可怎么办?”叶天如实道。

“哦,原来是担心这个啊。”吕书航笑了笑,心中对于叶天这份对朋友的真挚倒也是欣赏不已,这年头,年轻人还有叶天这般心思的确实不多了。

顿了顿,吕书航继续道:“虽然我们没能留下他们,但他们也好不到哪去,被我们打成了重伤,估计没有一两个月的功夫,不可能恢复的了。”

听到吕书航的解释,叶天心头这才放松了些,不过还是有几分担忧,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现在的仇樊飞就是那个光脚的,要这么一直防备着肯定也不是个办法。

念极至此,叶天眼眸中一丝寒光一闪而过,既然是这样,还不如趁着他们还没有动手,趁早的解决掉这个后患为妙!

吕书航也是注意到了叶天的眼神变化,适时的开口道:“放心,斩草除根这个道理我们也都懂,我们已经派人在各处打听了,到时候只要仇樊飞露面,绝对不会让他再跑掉的!”

吕家未来的命运可是跟叶天绑在了一块,就算叶天没这个想法,吕家也必定不会让仇樊飞活着!

不单单是吕家,就是其他各大牌也是打定了注意,毕竟他们可是将莲华门从武道界除名了,仇樊飞肯定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也正是因为如此,吕书航才有信心给叶天保证,要不然,单纯的凭他跟郭秀杰,不,现在还要算上一个叶天,恐怕三个人也不是仇樊飞的对手。

“吕叔,谢了。”叶天笑了笑,只是脸上那副凝重却怎么也抹不去。

“行了,就别担心了,倒是有仇樊飞的叶天,我会通知的。”吕书航也不打算在这个话题说下去,随意的劝慰两声,转口道:”我在门外等,先换身衣服吧,跟我去参加仪式,到时候就是名正言顺的武林盟主

了!”

说着,吕书航在叶天的肩膀上拍了拍,脸上叶天满满,可见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随即吕书航直接走出了房门,顺手将门给带上了。

叶天沉思了一会,反正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急也急不了这一时半会的,念头一想通,叶天也不纠结了,换了一身衣服,随即拉开了房门……

等叶天跟着吕书航再一次来到比武会场的时候,高台上七大派掌门跟郭秀杰已经是入座了,而在他们的后方,则是还坐着十几人,皆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那四个执法者也在其中。

而在高台的下方,也是站满了人,唯一的区别,则是此刻在擂台之上并无人比武,今天是不会进行比武了,权当是休息一天,众人对此倒也是没什么异议。

随着叶天跟吕书航的出现,人群也是纷纷将视线投到了两人的所在,随着两人的移动而缓缓移动着视线,眼中有羡慕的,有妒忌的,神态万千。

吕书航一脸的微笑,不急不慢的朝着高台而去,时不时的还朝着左右两侧的人群微笑着点点头,那架势,完全就一副领导的派头。

叶天虽然有些受不住被这么多人当动物园里面的老虎一样看着,但也不好意思直接超过吕书航,只得跟在吕书航的后头慢悠悠的走着,耳朵边是不是的传来阵阵人群中传来的议论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