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时辰后,营外,虎狼谷。

这是一片安静的山谷,风儿轻轻地吹,两边的草木,随风而动,在这秋天的早晨,让人有一股说不出的清凉,可是严阵以待于此的千余北府军战士,却是汗流满面,仍然持槊而立,默然不语。

一侧的山峰之上,早已经搭建起了临时的观景台,凉棚之下,以谢玄为首,众多军将都坐在胡床之上,神色各异,看着谷中的军阵,而王妙音也是戴着幂离,与刘婷云并排而坐,即使透过那幂离的轻纱,也能看出她娇颜之上的忧虑之色。

桓玄一身宽袍大袖,文士打扮,白衣飘飘,坐在谢玄的身边,神色轻松:“玄帅啊,您说,今天的这一战,会和前两天的演武,有所不同吗?”

谢玄微微一笑:“那桓公子意下如何呢?”

桓玄笑着看向了身后的皇甫敷:“皇甫将军,你看呢?”

一边的孙无终的眉头一皱:“皇甫兄升为将军了?”

桓玄点了点头:“不错,秦虏南征,犯我襄阳,皇甫护卫和吴护卫已经被家叔上表,征为军将,即将领兵出战,今天我来这里,就是让他们在出征之前,见识一下胡人骑兵的威力的。”

说到这里,桓玄微微一笑:“再说,孙将军不也是升为将军了吗?”

孙无终笑道:“这么说来,咱们是要在两个不同的战场之上,各自痛击秦虏了?”

皇甫敷笑着点了点头:“孙将军,刘裕是你的部下,本将倒是有兴趣,看看你练出来的精兵强将,会是如何地表现的。”

孙无终笑着摆了摆手:“才训练不到三个月,比起荆州的桓家军,差得远了,今天,只是献丑而已,还希望皇甫将军不要见笑!”

清纯美女户外阳光写真

皇甫敷摇了摇头,正色道:“好了,你我也不要客套了,以我观之,刘裕的部队,是绝对的劲旅,不动如山,令行禁止,阵列也整齐划一,只不过…………”

王妙音的脸色一变,失声道:“不过什么?”她话刚出口,就意识到作为女眷,这样抢话有点失态,粉面微红,收住了嘴。

皇甫敷淡然道:“只不过他们虽然在这山谷之中列阵,但是完不知敌军的攻击方向,若是敌军占据两边的高地,向下射箭,那可就麻烦了。”

谢玄摇了摇头:“这次是步骑之间的演练,不涉及伏击,占山这些,只需要面对面地厮杀即可。”

皇甫敷摇了摇头:“山谷之间的回声很大,即使是骑兵,在这里只需要三百人的冲击,就可以造成几千人在平原上冲击的声势,那是会影响主将对于敌军攻击方向的判断,也许,胜负的关键,就在于这冲击的判断之上!”

谢玄的脸色微微一变,没有说话,而皇甫敷则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感觉刘裕所部,对于旗号的掌握,是有点问题的,他们的布阵很好,一千五百人分成五队,前后左右守住四面,皆为方阵,中央的步兵作为机动,随时支援敌军主攻方向,但是各队之间,并没有很明确的旗号兵,刘裕的身边,也没有传令兵和将旗,如此一来,打起来的时候,要靠喊叫声来指挥,怕是会出事!”

孙无终摇了摇头:“皇甫将军,他们毕竟只训练了三个月,刘裕也是从新兵提升为幢主,还没有学到将校如何通过旗语来指挥各队,你对他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皇甫敷微微一笑:“是么?请问如果是在战场之上,面对真正的北方胡骑,他们会管你训练了几个月吗?”

刘牢之冷冷地说道:“皇甫将军,我想,我们北府兵是不会输给胡骑的,我对今天的刘裕,有足够的信心!”尽管刘牢之一向不太喜欢刘裕,但今天的情况已经很明显,荆州来客们显然是以一种找碴的态度来看刘裕,即使再有矛盾,现在也应该同仇敌忾,为刘裕鼓劲助威才是。

桓玄哈哈一笑:“好了,皇甫将军,咱们就暂且不说了,看,敌军来了!”

众人都顺声看去,只见谷外三里之处的一片小林之中,腾起了阵阵烟尘,一阵狂野的胡哨之声响起,千余匹奔马,四散而出,带起冲天的尘土,如同一条黄龙,直奔谷中而来。

刘婷云兴奋地喊道:“哎呀,这就是北方骑兵的冲击吗?好厉害,只是,只是我怎么看不清他们的队伍?”

桓玄微微一笑:“刘小姐,骑兵冲击,最重要的是隐瞒自己的攻击方向与人数,不然正面冲击有所准备的堂堂步阵,总是要吃亏的。”

王妙音的秀眉微蹙,指着烟尘之中若隐若现的马匹,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些马上看不到人,难道,这就是兵书上说的,从马冲击吗?”

皇甫敷的眼中冷芒一闪:“不,高明的骑士,可以隐身于马鞍之侧,这叫镫里藏身,不让你看到,你以为只是从马在乱冲的时候,他们却会突然从马上探出身子,一阵箭雨攻击!”

说到这里,他笑着一指已经冲进山谷之中,离刘裕的前军大约三百步左右的骑兵前锋,说道:“看,就是这样!”

只见黄龙一样的烟尘的前方,突然奔出了二百余骑,看起来马背之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只有二百多匹战马,在疯狂地冲向刘裕的前军步阵,而这些训练有素的北府战士,在檀凭之的指挥之下,已经分散开来,五十人一队,散出七八个小方块,每列三行,前排举槊,次排引弓,斜向天空所举。

刘婷云奇道:“咦,这些步兵,怎么不直接对着骑兵射击呀?往天空射,是什么意思?”

孙无终微微一笑:“战场之上,如果只是直射,那只能一排人击发,只有这样,以斜线角度射击,才能后排军士万箭齐发,给敌人大量地杀伤。”

刘婷云“噢”了一声:“那么,他们没看到目标,不瞄准怎么射击呢?”

孙无终笑着一指前方站出队列的几个弓箭手:“自有测距之法,引领射击!”

随着孙无终的话音刚落,只听到檀凭之的声音在谷中吼起:“测距手,发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