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峰修道千余载,百年前入合道之境,属于不折不扣的天之骄子。

总盟对刘青峰青睐有加,甚至打算培养他接刘青邙的班,这也导致这位天才没遇到什么挫折,难免有些心高气傲。

他说自己慕名而来,又失望而归,虽没有指名道姓,可谁都听得出来,这是瞧不起郑飞跃这个大名鼎鼎的城主。

好在郑飞跃脾气好,没有和他计较。

倒是刘青邙刻意让刘青峰留下,表面说什么孙尚香修为不够,其实都是借口,主要还是想派一个信得过的盯着郑飞跃。

刘青峰这人很傲气,不愿意留下,便直言:“叔叔,我还是想回总部。”

刘青邙将他叫至一边,小声嘱咐了几句,就看到刘青峰虽然不甘心,最后还是点头,然后大步走至郑飞跃身边,不太情愿地拱拱手道:“还望郑城主多多照顾。”

说完也不等郑飞跃回话,便扭头跑一边去了。

刘青邙白了刘青峰一眼,摇头道:“郑城主勿怪,我这侄儿不懂事,以后你多教教他,他若不听话,你就给我来讯儿!”

郑飞跃哈哈笑道:“青峰兄弟乃总盟翘楚,身手不凡,此番留下和我公事,我还要多多向他学习啊。”

刘青邙闻言,脸上多了几分笑意,他对这个侄儿确实很满意,嘴上却谦让道:“这小子被我宠坏了,做事莽撞,性格冲动,还要你多包涵。”

“哈哈,言重了,言重了。”

清纯美少女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私房写真图片

郑飞跃与刘青邙在那互相谦虚,作为话题点的刘青峰却是满脸不耐,踱步至孙尚香身边,道:“所谓的英雄豪杰,不过是一庸俗之辈。”

孙尚香面对这位天才倒是很客气,笑道:“刘执事未来是要接你叔叔班的,放眼天下都是一等一的豪杰,岂是这等小地方人物能比的?”

刘青峰闻言,内心有些飘飘然,表面谦虚道:“我叔叔说了,不可小觑天下英雄,民间多是卧虎藏龙之辈。”

孙尚香见此,暗暗撇嘴,心想就你这样的,郑飞跃真想收拾你,分分钟把你吞的骨头渣都不剩。

另一边。

郑飞跃和刘青邙依旧在交谈,不过话题已经改变。

金牌大佬背负双手,满袖清风之气,道:“你我之间的交易,除了孙执事外,切不可让第三人知道。”

“这是自然。”

郑飞跃连连点头。

刘青邙:“我能让你坐上城主之位,也能将你从这个位置上赶下来!所以不要和我耍滑头,更不要忘记你我的约定,半年时间,我要看到成果!”

“明白。”

刘青邙点点头,转身道:“孙执事,我们走吧。”

孙尚香和刘青峰打了声招呼,便与刘青邙一起离开,场间留下郑飞跃和刘青峰两人,一个是调查小队的队长,另一个则是副队长。

城外风起。

郑飞跃望着刘青邙离开的背影,呲牙笑了笑,犹如一匹嗜血的狼。

“你笑什么?”

刘青峰见到郑飞跃的笑容,心头浮现出不舒服的感觉。

郑飞跃笑容不减,喃喃道:“之前刘大人说,你很少出任务,经验不足,让我好好带你,另外特意吩咐了,如果你觉得委屈,随时可以回去。”

刘青峰觉得自己被看轻,板起脸道:“此言差矣,我既然答应叔叔,就一定有始有终,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

郑飞跃也不生气,只是叹了口气。

“你叹气作甚?”

刘青峰心中越发不爽。

郑飞跃道:“此次调查任务,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容易。

别的不说,就说选人这一关,以我和七大宗门目前的关系,难啊!”

刘青峰闻言,冷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不就是要人嘛,此次调查事务是总部下发的命令,各大宗门必须无条件配合,谁敢忤逆?”

“话虽如此……”不待郑飞跃将话说完,刘青峰便冷笑道:“一点小事便瞻前顾后,不知叔叔为何那般欣赏你?

你若害怕,拟一份名单给我,我亲自去要人!”

“此言当真?”

郑飞跃惊喜道。

刘青峰越发看不起这人,摇头道:“名单给我,静待三日,顺便让你得知,我刘青峰绝非浪得虚名。”

“刘执事威武!”

郑飞跃振臂一呼,和对方一同回到了城主府。

宴席散后,城主府正式投入运营,李心儿正插着腰站在城主府门口,不停地指挥人们将东西从街对面仙吧搬过来。

郑飞跃来时,所有人都放下手头的物件,对他行礼。

郑飞跃示意大家继续,然后问李心儿:“老王呢?”

“老前辈刚将天鬼送走,在正殿休息,另外他说明天一早他也要走,让你忙完手头的事去见他。”

李心儿说道,然后看到郑飞跃身边的刘青峰,笑嘻嘻地抛了个媚眼过去,也不知是从谁身上学到的臭毛病,还吹了声口哨:“帅哥你好啊。”

刘青峰瞪大眼睛,继而涨红了脸,暗道这女人好不要脸!“脸红了,你该不会是个雏儿吧?”

李心儿大为惊异。

一瞬间,刘青峰觉得自己犹如被狼盯上的小兔子,周边充斥着“淫窝”的气息,匆匆向城主府逃走,还留下一句:“不知羞耻!”

李心儿笑道:“还真是个雏儿,挺可爱的。”

“雏儿?

这家伙可是傲的很,对我这个城主满心瞧不起。”

郑飞跃撇了撇嘴。

李心儿闻言,凑至他身边,半是关心半是撒娇,道:“他惹你生气了?

那你准备如何算计他?”

“我俩好歹是同事,别张口闭口都是算计,难听。”

郑飞跃道。

李心儿:“少来,惹到你的人能有好下场?

快说说,你打算怎么……惩罚他?

奴家可是好奇得紧呢。”

郑飞跃摇头道:“我没你想的那么腹黑,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吃点苦,碰碰壁,长长记性就好,哪能如此恶毒?”

李心儿惊奇道:“说实话,从你嘴里听到这话,让我有种不真实感。”

“爱信不信!”

李心儿抱着郑飞跃的胳膊,表现的犹如好奇宝宝:“你就告诉我吧,我真的很想知道,顺便会为他祝福的。”

郑飞跃失笑:“我会给他一份噩梦难度的人物清单,然后让他去七大宗门召集人手。”

“他同意了?”

李心儿问道。

郑飞跃耸肩:“他主动请缨的,你敢信?

我甚至还没想好该怎么收拾他。”

“天啊,真勇敢!”

;sript();;/srip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