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带着伤,队伍没有集合的情况下,类第二类生物会对落单的人照成巨大威胁。将面罩脱下呼吸寒冷的空气,才开始不到三天,这群人的脸面不经由寒冷空气的冻结,就已经变得僵硬。

或许是麻木了,帝国议会为了表现公平,也将一小部分名额分配了下去。只是效果并未达到预计,网确实足够大,但能打捞起来的东西却非常少。卡西亚觉得面前这些就是如此了,这种脸面已经说明着其中很多人对考核的那三十六个名额失去了想法。想要早点回去,或是找到一个安的地方等到考核结束,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但考核中只有第二阶段的人拥有发射脱离任务求救信号的权利,其他的考核者,除了自己走到遍布考核边缘的等候据点外,就只能靠着自身能力存活下去。

去等候据点,这大概是最后的选择,还是有很多人会在意自己的脸面问题,前提是在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

前脚才走进裸露的山岩上,就有两人直接靠过来:“朋友,愿意加入到我们的同盟内吗?”开口的是个女子,稍显漂亮的脸与好听的声音很能拉近陌生两者间的距离。女子这时展开手指向身后,“若是加入,这些人大半都将是自己的盟友。”

“不知道成立同盟的目的是什么?”娜娥迷这时脱下面罩问,长时间在面罩内而微微发红的脸迅速褪去色彩。

女子略显迟疑,干干的笑笑,才说道:“为了抵抗随时可能到来的类第二类生物。你们应该想到了,汇聚在这里的人单独面对类第二类生物,或许都不怎么可行。所以,加入也就意味着自动放弃了去争取那三十六个名额的机会,甚至与连同其后的围猎也不会参加。所以、、、就是说,同盟只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最大存活率。我们会在其后选择一个较好的地势,一直等到考核结束。”

“等家族中的人过来在做决定吧,谢谢。”娜娥迷好意说,但话中并未有拒绝的意思。一路走过来,她明白自己的实力上限在哪里。这还是在只面对类第二类生物的层面上,若是其中掺杂其他强力的考核者,被肯定的不仅仅是结果,还有速度上的大幅度提升。

几分钟后卢修斯看见自己家族的小队伍,对卡西亚表示感谢与道别后离开了。原本跟着的那五人也相继离开,走之前像是被推出来的临时队长走过来:“谢谢先生,如果不是你,我们不知道还要在积雪中埋多久。非常感谢!”

还是沉默着摇摇头,见五人离开,卡西亚看了看时间,自顾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娜娥迷这时跟上来,希望卡西亚再等等:“几分钟就行了,他们应该是去取那些埋下的补给物资了。”

“谢谢好意。”卡西亚回答说,正准备转身,一旁响起呼喊“娜娥迷”的声音。脸上当即露出喜色,娜娥迷有些高兴的看向卡西亚。

确定了一下时间,卡西亚点点头跟上娜娥迷,前方,一行数十人也朝着他们走过来。

大眼睛女孩粉嫩梦幻天鹅梦

“我的家族这次只有四人参加考核,其他人是托儿纳塞另外家族的。在考核前,我们就结成了盟友关系。”娜娥迷这时解释道,数十人这时也走了过来。

一番交谈后,数十人之间的僵硬氛围好歹缓和了些。等到娜娥迷说明自己的意图,作为此次家族队伍队长的男子走出来,和卡西亚来到一边:“谢谢图索斯先生的好意,娜娥迷算是家族中最有天赋的一名手术者,身体内只有三根抑制管。这次家族中会选派我们参加考核,过来看看的意思占据大半。希望都能部安返回。”说着从背包中拿出十来包封存好的高能量食物。这些都是从类第二类生物上剥取出来加工过后的肉食,卡西亚前一两天吃的也就是这些。多是带着一层脂肪的干肉,可以提供普通午食十倍左右的能量。

男子脸上露出感概:“家族本身为我们几个准备了许多,但现在好像都用不着了。不再准备向着那些名额进发,只要剩下的人能部在考核中活到最后就行。食物上或许不能提供太多,但武器上,我这里可以提供较大的数量。”从男子口中得知,赶来汇聚地点的途中,他们已经死了两个人。且另外的重要消息是,通过他们的感受,在整片考核范围内,帝国议会似乎划分区域。这是男子从前方一座山峰赶过来时的感受。

“生物的强度确实是在随着范围地域的边缘化而减弱。考核地域是个圆形,从圆心辐射开,越远的位置处,类第二类生物的数量与整体质量也在相应减弱。大概这里很快就会汇聚一大片从前方退下来的人吧。想法和现实间还是有着一些差距,凭我们目前的实力,在前方等着最后那三十六头凶猛生物的机会都没有。当然,刚才听过娜娥迷说明情况了,我想图索斯先生你的实力肯定不止那些。”男子很开朗乐观,卡西亚却从中听出不一样的味道来。

“祝你好运,若是、、、我是说如果,图索斯你从前方退回来,可以到这里来找我们。虽然是最外围的一座山峰,但危险也存在。我想一个队伍不会拒绝强大的人。当然了,有机会的话,考核之后,可以到托儿塞纳来看看。不算繁华地域,但景色还不错。”

谢过男子的好意,卡西亚将食物装进背包中,再度向着自己的目的进发。一个小时后,身后的山峰便只剩下一片凝实的黑影。路途中时常碰到其他人,和男子说的一样,相比较和自己一样朝着中心进发的人,退回的人数要占得更多。精英之所以被称为精英,数量远小于常数或许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其后可以遇到的队伍开始急剧减少,等到天色完暗下去时,开始有微风自无尽海方向吹过来。

“还有半天路程。”躺在积雪中的卡西亚计算出来,他需要在那里提前将恢复自己的温床建立好,剩下的就是创造与等待属于自己的机会了。期间,他还需要尽可能提前找到叶捷琳。心情在这时陷入平静中,卡西亚觉得自己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居然会在黑暗与寒冷中感觉到暖意,自己都不自觉笑起来。

“独自一人更加适合我的情况吧。”好像找到了原因,卡西亚深深吐出一口寒冷的气息,闭上眼睛陷入半睡眠中。

、、、、、、

完记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娜娥迷从昏睡中醒来时,只感觉身传来的疼痛,以及侵蚀到骨头中的寒冷。脑袋中被破开洞灌进了重金属般,娜娥迷狠狠眨了眨发胀的眼睛,眩光中,她注意到了自己周围有明亮的火光。

“这是哪里?”娜娥迷心里询问自己,一面努力回忆着,一面用手臂支撑着自己坐起来。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像是冰块,但麻木的手告诉她那好像是一片碎冰渣。几秒钟后,视觉才多少恢复一些,而手下压着的,是一片喷溅出来后被短瞬间冻结的鲜血。其源头已经变成僵硬的尸体,歪到在旁边。当即收回了手,而她周围,火光照耀的地方,数十具尸体躺在地面上,好似与寒冷的山岩融为了一体。除了她自己家族的人,结为同盟的其他几个家族都在其中。

“怎么回事!”娜娥迷扫过周身,迫切希望有人能在这时回答自己。

深深吸了一口气,娜娥迷一面逼迫自己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面想站起来。直到这时,她才发觉到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已被打断,膝盖以下早已冻成了冰块。精神上的疼痛这会儿在脑袋中下意识膨胀开,火光下的安静所带来的惶恐让她连同呼吸动作也不敢做出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