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先生,您太太的情况一直无法解释,她的苏醒就像昏迷一样,没有任何问题,她的身体状况,就像是睡了一晚上,你们可以出院了。”

医生们一个个的轮番检查了一遍华笙的情况,得出的共同结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昏迷了这么久,医生们一定会认为这是有钱人没事闲的。

江流跟华笙听见医生们的话,也算是放心了,当然最安心的还是江流。

因为华笙此刻的脑子还是懵的,有些接受不过来大量的信息,尤其是彩超的时候明明是一个孩子,如今却变成了俩?

还有她居然昏迷了快小半年?

华笙简直不敢想这段时间江流是怎么过来的,还有风兮他们……

但这会虽然震惊,华笙也算是回过神来了,她似乎想起来了,她真的早产了。

可能因为昏迷的时间太久了,为什么会早产她不记得了,只记得肚子突然很疼,然后羊水就破了。

迷迷糊糊中,茉莉跟银杏赶紧已经将她送来医院,然后就是生下了两个孩子……

想到这,华笙突然有些沉默。

在医生们离开后,江流还是激动了很久,抱着华笙不敢放手,生怕这就是一场梦。

而一会又梦醒了,发现一场空。

清纯的下一个空间

从华笙昏迷后,江流已经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这样的梦,甚至都出现了幻觉。

幻想着华笙苏醒起来。

如今,真的成真了。

“阿笙,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叫医生回来,再给你看看,你说话啊,你这样我有点怕。”

“你等等,你是不是想见风兮他们?我刚才已经给他们发信息了,让他们都过来,把两个孩子也带来……”

江流是真的彻底怕了华笙了,这一昏迷就是小半年,毫无征兆的昏迷,毫无征兆的苏醒。

江流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这样看着,守着,等着,一筹莫展的。

江流真的离疯不远了。

所以现在华笙好不容易苏醒了,江流真的人迎来的是惊喜,但随之而来的也是无尽的担忧。

如今的江流丝毫没有安感,生怕华笙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离开他。

“我没事,只是昏迷的久了,有些思路有点跟不上,现在好了,我不是失忆,只是睡太久了,有点没反应过来,你不要担心。”

“江流,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对不起啊,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像睡了一觉似的。”

“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他们叫什么?”

华笙缓和了情绪,靠在江流的怀中,紧握着江流的双手,感受着江流的担忧,惧怕,看着江流变的模样,华笙心里酸酸的。

华笙自己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昏迷这么久,只能紧紧的握着江流,告诉他,自己真的苏醒了,没事了,让他放心。

“我不辛苦。”

“两个孩子在华芷跟风兮那,他们照顾的很好!”

江流不想回忆自己的苦守过程,况且只有华笙苏醒,他怎么样都值得。

“你不会到现在还没给孩子取名字吧?”

华笙听得出来,江流是不想在回忆了,她也不想回忆江流的痛苦了,只是听着江流也说两个孩子而不是什么名字,华笙不禁抬头看向江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