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位庞大腰圆的壮汉抬着一个巨大的铁笼,里面关着一只体表遍布金色鳞片的巨虎,巨虎背生一对赤色翅膀,脑袋上有一根尺许长的金色尖角,不停的发出一阵怒吼声。

“三阶妖兽!”

王长生有些惊讶,他参加过几场大型拍卖会,都没有出现三阶妖兽。

“三阶下品灵兽赤翼金鳞虎,这只灵兽的潜力比较大,擅长金风两系法术,是看家护院的好帮手,底价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万块灵石。”

“五十万!”

“五十五万!”

“六十万!”

······

出价之声此起彼伏,王长生已经花了一百七十万灵石,就剩下四十多万,不足以拍买这只三阶灵兽。

“这灵石真不耐花,两百多万灵石还没捂热,就花掉大半了。”

王长生轻叹了一口气,暗暗想道。

“本皇子正好缺少一只代步灵兽,这只赤翼金鳞虎还凑合,八十万。”

可爱调皮的俏皮婚纱公主

一道洪亮的男子声音响起。

“皇子?”

王长生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看到了一名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身穿金黄色的锦衣,头戴金色玉冠,有结丹六层的修为。

在中年男子身边,还有一名三十出头的少妇,少妇身穿齐胸襦裙,一对饱满酥胸似乎要撑破裙带。

王长生没有记错的话,中原有几个大王朝,和东荒的国度不一样的是,中原王朝的控制着是修仙者。

据说中原王朝的皇族跟修仙者有关系,儒门和道门比较多,具体情况,王长生也不清楚。

八十万的价格远远超出了这只三阶下品灵兽的价值,中年男子顺利拍下这只三阶下品灵兽。

若不是这只赤翼金鳞虎擅长金风两系法术,未必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

“三阶中品防御阵法四海锁灵阵,一般来说,五名结丹修士合力,短时间内也无法攻破阵法,有三百六十六杆阵旗,主阵旗是一件法宝,副阵旗有三百六十五杆,每一杆都是上品法器,底价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万块灵石。”

盛元身前的木桌摆放着数百杆蓝光闪闪的阵旗和几十块蓝色阵盘,高声说道。

这套三阶中品防御阵法,起步价就是五十万,王长生只有干瞪眼的份。

经过一阵激烈的竞争,这套三阶中品防御阵法以九十万万的高价成交。

“三阶中品攻击阵法两仪眩光阵,此阵需要三名结丹修士操控才能发挥出部威力,三阶上品妖兽被阵法困住,生还的几率比较低,主阵旗是法宝,副阵旗一百八十杆,还有三十块阵盘,底价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万。”

“五十万!”

“五十五万!”

“六十万!”

······

盛元陆续取出多套三阶阵法,大半被来自中原王朝的中年男子拍走,财大气粗。

最后一件压轴拍卖品是一张四阶下品符篆雷暴符,据盛元介绍,四阶妖兽也不敢硬接雷暴符,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成交。

拍卖会结束,盛元说了一番感谢的话,众结丹修士陆续离开。

王长生刚刚拍下两件法宝,自然不会这么快前往南海。

他们三人来到汪华山的住处,王长生开口说道:“叔公,我跟如烟打算炼化法宝再前往南海,您意下如何?”

“这是应该的,长生,你们身上的财物也太多了吧!到了南海,你们要收敛一下,南海的修仙资源丰富不假,杀人夺宝的事情也不少,南海修仙界的水深着呢!”

汪华山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们也清楚,叔公,这里是十万块灵石,是我和如烟的一点心意,你添置一点东西。”

王长生花了这么多灵石拍卖东西,昨日汪华山还给了汪如烟三万块灵石,王长生不好意思继续装穷。

他刚刚结丹的时候,汪华山的日子并不好过,还借给他不少灵石,王长生一直记着这事。

汪华山看到王长生花这么多灵石竞拍,他也不客气,称谢一句,收下了十万块灵石。

闲聊了一会儿,王长生和汪如烟就告辞了。

回到住处,他们立刻着手炼化法宝。

小半个月后,王长生、汪如烟和汪华山走进传送殿,付清灵石后,站到传送阵上面。

一片白色霞光在他们脚下亮起,淹没他们的身体。

王长生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一座差不多大的大殿内。

说起来,这是他第三次前来南海了。

王长生和汪如烟认识的结丹不多,陈一龙夫妇是他们容易接触到的结丹修士。

除了寻找《葵水真经》的后续功法,王长生也想在南海弄一块地盘,增加家族的收入。

他并非南海的本土人士,很多东西是道听途说,不是特别清楚,向陈一龙请教是最好不过了。

出了灵鳖坊市,王长生三人化为三道遁光,朝着木龙阁飞去。

一路飞过,他们遇到不少猎杀妖兽的修仙者。

王长生已经是结丹三层,遁速很快,汪如烟穿着灵靴法宝,飞行速度不比王长生慢多少,汪华山就更不用说了。

五日后,他们出现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海域上空,海风阵阵,带着一丝咸味。

几十道遁光出现在前方天际,朝着王长生三人所在的方向飞来。

王长生眉头微皱,停了下来,他的神识能感应到,来人有两名结丹修士和几十名筑基修士。

没过多久,几十道遁光出现在王长生三人面前,筑基修士身穿统一的衣裳,似乎来自某个势力。

两位结丹修士,修为最高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蓝裙少妇,结丹四层。

“咦,王道友、王夫人,好巧啊!”

一名脸颊消瘦、脑袋上有一道长疤的中年男子轻咦了一声,笑着说道。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叶朗,当初王长生还跟他一起猎杀妖兽。

这么多年过去了,叶朗已经结丹,有结丹一层的修为。

王长生微微一笑,道:“叶道友,好巧啊!多年未见,叶道友顺利晋入结丹期,恭喜啊!”

“夫君早就说过,叶道友肯定能晋入结丹期,恭喜。”

汪如烟嫣然一笑,附和道。

蓝裙少妇望向叶朗,问道:“叶道友,这几位是?”

“这两位道友是我以前的旧识,王道友还救过我一命了,那一位道友我就不认识了,王道友,我现在是黄龙岛的客卿长老,有空的话,可以到黄龙岛找在下品茶聊天。”

“好,若是有空,在下一定登门拜访。”

王长生答应下来,出门在外,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好了,我们还有事要去处理,叶道友,咱们继续上路吧!”

蓝裙少妇和叶朗带着几十名筑基修士离开了,没过多久就消失在天际。

“长生,如烟,你们在南海认识的结丹修士不少啊!连黄龙岛的结丹修士都认识。”

汪华山用一种羡慕的语气说道。

“叔公,叶道友以前是散修,我们跟他一起猎杀过妖兽,当时他就是筑基九层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晋入结丹期并不奇怪,不过南海的修仙资源确实丰富,东荒的结丹散修可不多见。”

汪如烟嫣然一笑,解释道。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机缘,可能叶道友有什么机缘也说不定,好了,咱们继续上路吧!”

王长生三人化为三道遁光,朝着高空飞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