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谋动。”

黑衫中年擦去了嘴角的血迹,折扇合拢,十分认真的朝着徐逸行了一个拱手礼。

徐逸却只是点了点头,便从谋动身边错身而过,朝着城主府内走去。

谋动愣了一下,转身追上,道:“徐先生,在下想问,你眼中呈现的……”

“不该问的别问。”

徐逸淡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比如你,内心里最恐惧的角落,住着一个小孩。”

瞬间,谋动脸色变得惨白,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看向徐逸背影的目光里,透着深深的恐惧。

那是他内心最大的秘密,徐逸是怎么看出来的?

“此人不可招惹!绝不能!”

谋动花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徐逸却像是来过城主府一般,闲庭信步就到了城主府的正殿。

一路走来,寂静,空荡。

青春美少女烈日当空娇楚外拍照

但徐逸却能够感受到无时无刻都在窥视自己的目光。

那一道道目光的背后,代表着一个个可怕的强者。

其中大半,都是鸿蒙境!

徐逸可以肯定,其中必然有比齐城主实力更强的武者。

但他们都心甘情愿的供齐城主差遣,为的就是抱这位齐城主的大腿。

谋动的境界是二品天灵境,在这强者如云的问剑城城主府内,根本不值一提。

但徐逸看得出,谋动的地位不低,甚至于只在齐城主之下。

因为这家伙是动脑子的人,也就是所谓的谋士。

武者易求,谋士难得。

谋士在武力值上或许底下,但他们的能力,却是稀奇古怪,可怕至极。

比如西原战区的候远钦,就有观天象、定江山的能力。

北境的万钧,在布局与谋划方面有大本事。

龙鸣擅长利用一切地形,费武则善察人心,懂趋吉凶。

季凤华也是谋士类的人物,洞察人心的本事天下除寥寥数人外,无人能出其右。

更有徐逸、白衣这类,可谋略天下。

不过,在保持武力值较高的同时,还能谋天下者,少得可怜就是了。

再者,谋士不会武将技,但有谋士策,一般不动用,动用便是坑杀四方,威力大得可怕。

这位谋动显然也是齐城主的心腹,徐逸才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与对方斗上一斗。

只要让谋动忌惮,徐逸就可以在城主府内占据一些主动。

齐城主虽然妖孽,但总归年轻,徐逸没想过借机操纵齐城主,但也不希望齐城主事后打自己的主意。

所以,展露一些手段还是很必要的。

在正殿的台阶下方等了将近一分钟,谋动才跟了上来。

“徐先生,请。”

谋动做出请的姿势,姿态放得很低。

徐逸点点头,随着谋动迈步,拾阶而上。

正殿殿门敞开,徐逸被谋动带着入座,侍女才刚刚泡上一杯香气四溢的茶水,徐逸耳朵动了动,抬头看去。

一个身材魁梧,留着些许长须的中年男子,一身黑色长袍,双手背负身后,龙行虎步,却没有丝毫脚步声响起。

此人,正是问剑城城主。

四十七岁的骨龄,成熟而稳重,在他身上徐逸看不到丝毫锋芒,像是一把绝世神剑,隐匿在厚重的剑鞘之中。

一旦出鞘,相信那惊天的锋芒,能撕裂世间一切。

“徐先生好,在下姓齐,无名,都称呼我齐城主,徐先生也可以这么称呼。”

齐城主拱手微笑,不显得倨傲的同时,又端着恰到好处的架子。

徐逸点头,并不回答。

相比起来,显得更加倨傲一些。

“据闻徐先生有治疗小女伤势的把握,不知可当真?”

齐城主没有废话,寒暄一句之后,直接进入主题。

从他眉宇之间,徐逸看得出,齐城主怕是为了此事,已经殚精竭虑。

“自然。”

徐逸起身:“带路。”

齐城主不由一愣。

徐逸比他更直接。

“徐先生,你可能不太清楚,小女身上伤势有进一步恶化的迹象,已经不能随便尝试,否则……”

“不信我是正常的。”

没等齐城主说完,徐逸已经开口打断,道:“想来我从门口踏入这里的这段时间,你也已经调查过我的来历身份,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柴家的人。”

“徐先生身上……”

“不错。”

徐逸再度打断:“我身上有数百斤极品黑霜石髓,如果这还不能治好你女儿的伤势,我还可以换其他的治疗手段。”

事实上,徐逸真正的底气,来自于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能够让一尘逆转岁月,多出三十年寿命,而且还有极强的祛除能力,徐逸相信,任何伤势,在本源之力的治疗下,都不该是问题。

齐城主两度被人打断话语,换做其他人,他可能已经要抽剑砍人了。

天才都是恃才傲物的,四十七岁就已经二品鸿蒙境的齐城主又怎么会是易于之辈?

但在徐逸说出自己有几百斤极品黑霜石髓的时候,齐城主只觉得浑身都在哆嗦。

那股怒气,相比起自己的女儿,完不值一提。

如果徐逸真的可以治好他女儿,就算是朝他吐口水,估计齐城主也会笑眯眯的承受下来。

“徐先生请。”

齐城主亲自带路。

谋动地位果然不低,一起跟了上来。

三人踏入城主府后殿旁边一栋三层楼由白玉晶石打造的房屋,走在其中,有丝丝凉意入骨。

“万年冰髓。”

徐逸表面如常,内心里却在暗骂齐城主暴发户。

万年冰髓多到用来建造房屋,简直壕无人性。

不过,也确实适合用来帮他女儿缓和伤势。

三楼大堂之中,徐逸在齐城主推门之后踏入。

凉气越发汹涌。

半空里漂浮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只穿着贴身的衣物,处于昏迷状态,猛地一看,有种飘飘欲仙的美感。

但这女孩半边手臂与大腿,甚至于脸颊,都被不知道什么力量,腐蚀得伤口溃烂,隐隐可见白骨。

寻常人看上一眼都能吓到忍不住吐。

而在东西两边,两个鸿蒙境的老头,正在不断催动劲气,灌输进女孩的身体,阻止伤势继续加剧。

齐城主看向女孩,眼中隐隐带着泪光:“请徐先生出手,若是能救小女,任何要求,本人都会竭尽力满足。”

“放心。”

徐逸没有犹豫,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磨盘那么大一块黑霜石髓,劲气涌动,瞬间将其粉碎成齑粉,再操纵着这些齑粉,均匀的敷在了齐梓身上伤口处。

效果肉眼可见,伤势在快速好转,有淡淡的红色雾气氤氲,凝结成一层淡淡的膜。

徐逸满意点头,黑霜石髓的治疗效果果然逆天。

但齐城主和谋动眉宇间依旧充斥着担忧之色,死死盯着齐梓的伤口,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