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那边的两个女娃子,如果要争男人的话,就给我到外面去争!”

千子村正向着这边狠狠的瞪了一眼,将阿缝抱在了怀里,“在这里突然使用能力不是会吓到小孩子吗?”

这老爷子虽然讲话很直白和不客气,但还挺关爱小孩的。

藤丸立香也向着这边投来了微妙的眼神,宝藏院胤舜虽然是个僧人,但也对非常受宠的琉夏不停的挤眼,一副你小子真好运般的神情。

“现在在谈正事,你们俩不管有什么情绪,都不要在这里发泄出来。”

琉夏微不可查般的叹了口气,对艾斯德斯和武藏之间的暗暗交锋显得有些排斥般的模样,如此平淡的斥责了一句之后,才抬头看向了千子村正。

“总而言之,我的事情已经基本上和你们说明过了,具体信不信也只能看你们自己。”

琉夏顿了顿,然后目光微凝,继续向对方开口问道:“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为什么你会被召唤出来?”

“就算是拟似从者,你也依旧是从者吧?召唤你的人是谁?是和宝藏院胤舜一样被英灵剑豪召唤出来然后无意间走脱的?还是直接被圣杯召唤出来的?”

藤丸立香几人的注意力也纷纷回到了千子村正身上,这确实是个问题,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对这个亚种特异点的状况的判断。

“哪种都不是。”

千子村正摇了摇头,将怀中冷静下来的阿缝放开,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般的道:“没有什么召唤老夫的人,老夫也不知道什么圣杯……说的也是,非要说的话,召唤老夫的应该是——抑制力。”

甜美的性感私房

抑制力?

琉夏身形一顿,然后眉头微扬,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般的神色来,“原来如此,那这个特异点的状况说不定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糟糕。”

“什么意思?”

千子村正不解般的道:“情况再糟能糟糕到哪里去?而且这和老夫是被抑制力召唤出来的有什么关系?”

武藏和艾斯德斯也放弃充满火药味的对视,和藤丸立香几人一起,将目光投向了琉夏,倾听起了他的想法。

“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威胁到人类或者地球存亡的危机的话,抑制力不会轻易动手。”

琉夏沉思着道:“但是反过来说,既然抑制力在这亚种特异点中召唤出了从者,就意味着这个特异点有威胁到人类或者星球存亡的可能性。”

如果这亚种特异点真的对人类史没什么影响的话,抑制力应该不至于会管这边的事,最多也就是引导一下这个时代的人,解决掉这里的事端,别说是显现出现象了,连从者也未必会派遣过来。

个别人类的生死,抑制力是不会在乎的,连阿赖耶识都不会在乎,祂们在乎的只是整体,别说是一个的国度了,就算是整个岛国都葬身在英灵剑豪手中,祂们也未必会有多在乎,只有真正出现那种威胁到人类或星球存亡的巨大力量的时候,抑制力才会主动出手。

“原来如此,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千子村正闻言,一点都没有被震撼到,十分冷静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老夫这一把老骨头,还被分配了这样的差事,哼,抑制力也真不知道变通,让更年轻的英灵来不行么?”

希望你这编排自己上司的话,没有被祂们听到。

“如果真的有这种危机发生的话,那就糟糕了……偏偏这个时候却完联系不上迦勒底。”

藤丸立香整个人都仿佛失去阳光照射的花朵一样,蔫了吧唧的趴在了木桌上,发出了长长的叹息,白皙的脸颊仿佛面团一般软和和的耸拉下来。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要想办法解决问题才行,现在我们的线索基本上就在英灵剑豪的身上,但想要对付英灵剑豪,必须要等这把刀开锋。”

她拍了拍脸颊,努力振奋起精神,然后学着武藏双手合十,对千子村正做出了拜托的姿态。

“拜托了,老爷子,请让我们在这里住几天吧!不如说,请和我们结盟吧!想要解决这个特异点的状况,老爷子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

千子村正是个刀匠,本身的实力未必有多强,但他所打造出来的刀却能对不死的英灵剑豪造成损伤,对这次的状况而言,是个不可缺少的人物。

“啧,真麻烦。”

千子村正有些不爽般的啧了啧嘴,然后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没办法,老夫也不能对这个世道坐视不理,随便你们住哪里好了,不过这里房间不多,既然你们都是英灵的话,那就自己去打造几个木屋吧!”

“哦!谢啦,老爷子!”

武藏转过身来,向着千子村正嬉笑起来,神色一派乐观。

谁都不知道她之前心里默默打着把刀偷走的主意。

…………

没想到只是送一个无关的路人回家,就遇到了能够帮助他们解决难题的从者,这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是一种强大的幸运。

不过这幸运似乎是发生在藤丸立香这个少女的身上,和琉夏无关。

从琉夏的角度来看,这个从迦勒底而来,名叫藤丸立香的少女实际上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没有多么强大的武艺,魔术水平也稀松平常,甚至性格上还有点烂好人,对琉夏而言,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和迦勒底唯一的纽带的话,他恐怕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

不过,稍微相处了一会儿之后,琉夏对她的印象稍微发生了一点点的改观。

虽说是个普通人,也会对自己遭遇的状况感到苦恼和颓丧,但好在她有着还算不错的意志力,哪怕口中有所抱怨,最后还是会努力的去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

那其中多少带着点逞强和无可奈何的元素吧,但从结果上来说,她还能够站起来,就代表着她并非一无是处。

几人暂且在这草庵之中住了下来。

千子村正和阿缝姐弟住在了木屋之中,藤丸立香和武藏两人毕竟也只是人类,也住在了现成的屋子里。

琉夏则和艾斯德斯、宝藏院胤舜等人前往了就近的树林,从中砍了部分的树木用来建造木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