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走的最远,能承受的力量最多,谁就能够摘取这里的金牌。”龙战说道。

骷髅兽点点头:“是的,正是这样。”

二人正说着,龙战忽然感受到有两道利剑一般的目光注视在了自己的身上。回头一看,正是白帝宫的白绣衣。

这个人真的很可怕,白衣飘飘,英俊不凡,面若冠玉,非常的干净。

“没死?”白绣衣其实是在看着骷髅兽,他清楚的记得骷髅兽被自己以五根战矛钉杀,化为了一地的碎骨。但是现在却复苏了过来,并且气息更加的强大。

“你这只骷髅身上有大秘密,带回去看看。”白绣衣说道,接着漫步向骷髅兽走来。

龙战瞬间眯起了眼睛,眼中有杀机在缭绕。

白绣衣笑了笑,忽然停下了脚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还是算了,这里与外界隔绝,我要保存力量,为一只虫子动武,实在不划算。”

龙战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白绣衣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赤金猿王,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看着我,否则我真的会杀人的。”

“杀人?”龙战咀嚼着这句话,在思索与白绣衣一战的胜算。但无论怎么推演,都发现自己只有一成的胜算,甚至连一成都没有。

白绣衣太恐怖,在大成之王的境界探索了这么多年,早就掌握了普通大成之王所不具备的力量。

清纯姐妹花日常可爱写真优雅迷人

宇文洛馨对龙战挤了挤眼睛,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龙战忍了下来,点点头。

白绣衣缓缓的转过头,依旧在笑着,但眼眸深处有混沌炸裂的景象,汪洋一般的杀机在翻滚,化为了滔天巨浪:“宇文洛馨,这是最后一次,再这样一幅贱骨头的样子,我就吃了你。”

他说的吃,真的是吃。

宇文洛馨不寒而栗。

她虽然不怕死,但想起白绣衣的手段,还是觉得头皮发麻。

因为白绣衣曾经吃了生母,一口一口的吃掉,震惊了整个白帝宫。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围聚到了此地,看着这片黄金棋盘,一个个皆是被震撼到了。

任苍宇见到自己的金牌消散,不甘的怒吼一声,重新背起了石碑,向前方走去。但刚刚走出了一步,就仰天喷出了一口血雾,全身的经脉鼓起,血雾不断的扩散。而后仰面倒在了地面上,骨骼炸裂声响起。

“废了。”有人叹息一声,“似乎是盘族的后代。”

十一二岁的孩童前进了几十丈之后,身上有无数的光点汇聚,最后交织成了一块巨大的石碑,背负在了背上。他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到最后终于停了下来,终止在了百丈的地步。

而他的身前,有一块金牌浮现。

“那块金牌你拿不到的。”岳青衣进入到了其中,淡淡的说道。

岳青衣长相非常的奇异,生有四只眼睛,全身呈黄金色,还生有一对黄金刀翅。甚至眉心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面孔。

他的本体乃是一尊北海巨妖,体魄非常的强大,从出生开始就锻体。可以说拼体魄力量,他在永恒放逐区中都不弱。

他前进了十几丈,就有石碑浮现。他背负着石碑,轻飘飘的走着,一路迈步,眨眼间就前进了五十丈,且一路高歌猛进,直接进入到了百丈处,最后,他停留在了一百五十丈,再也无法迈步。

“哎。”他叹息了一声,知晓这枚金牌不属于自己的了。

最起码那个白绣衣比自己要强,尤其是体魄,据说白绣衣被麒麟血浸泡过。

“我来。”一个魔人族出现了。

东皇太九。

他全身有五个黑洞在绕体而转,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巨蟒。慢悠悠的向前方走去,他确实很强大,当初能够迎接多姆大贤者一击而从容退走,可以窥见他的可怕之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直接进入到了两百五十丈的地步。

这个距离,四周的石碑已经很少了。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少的可怜。

事实上石碑最密集的地方就是两百丈处,而石碑最远的地方在九百丈处,无比的巨大,上面只写有两个字——柯祖。

那就是凑齐过四块金牌的柯祖,也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离混陀沉眠地最近的一个人。

“无法与柯祖相比,这个人太惊艳了,很有可能是九尊大乘神王之一。”

历史上真正被人所熟知的大乘神王只有五六人,还有两三人隐姓埋名,且不露面,众人只能够感应到这天地间出现过,但无法知道是谁。所以有人猜测柯祖就是其中之一。

柯祖的后人也非常的惊艳,比如百年前的武装术大师柯晚贤,就是柯祖的后代。

随后,不断有人进入到了这片场域中。有人刚刚进去,就咳出了鲜血,被迫退了回来。有人前行了百丈,其中有几个人让人刮目相看。

比如朱雀女林出云,居然也进入到了两百五十丈处。陆压族的林无双止步在两百六十丈处,也让人震惊了一下。

但最让人惊讶的还是苏梦薇。

她非常的冷漠,一言不发,迈步向前,最后居然前进到了四百丈处。最后,她闭上了眼睛,不再迈步。

一枚金牌在她手中浮现。

“那是谁啊,从来都没有见过,怎么如此惊艳?”

“是十年前御天宗的长老,名叫苏梦薇。”

“原先喜欢姜小白,但是姜小白死后,她性情大变,以往就非常的冷淡,现在就是冷漠了。”

白绣衣目光注视在苏梦薇的身上,眼中露出了感兴趣之色。他只对一切强大的血脉感兴趣,尤其是血脉强大的女子。

“我要得到她。”白绣衣说道,“想尽一切办法,我要得到她。”

他开始激动起来,清秀无双的脸颊上出现了嗜血之色。无人知晓他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但白绣衣如此的强大,与他这种目的必定有联系。

“有人要与我抢夺这块金牌吗?”苏梦薇自言自语,但声音并没有经过掩饰,传递到了众人的耳中。

“还真有呢。”白绣衣说道,环顾了一圈,道,“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都是垃圾,也只有我能超过你呢。”

此话一出,顿时所有人对白绣衣都露出了杀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