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神君立马停下身形来,全神戒备,很快一个中年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是让人觉得有些不那么的开心。

那是一个神色坚毅,气质超凡脱俗,让这几个神君暗暗心惊,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不敢轻易动手。

“阁下是哪一位神级作者,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抵抗神君撒旦站出来,拱手说道。

“他是辰东,你们竟然不认识吗,也太过孤陋寡闻了。”中年人身边的那只大黑狗口吐人言道。

那媚惑神君切茜娅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是花容失色,想要逃走,可是那大黑狗似乎是看出来她的情况,一爪子把她给按住。

那媚惑神君切茜娅很快变成一只雌性黑狗,想要讨好那大黑狗,可是那大黑狗根本不为所动,张开大嘴就要咬下来。

抵抗神君撒旦自然不能眼看着这种事情发生,他连忙从狗嘴里救下媚惑神君切茜娅,她惊魂未定,没想到还能死里逃生。

几人这才知道眼前这人便是大名鼎鼎的神级作者辰东,抵抗神君撒旦有些吃惊的说道:“久仰久仰,我们神族和人族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拦住我们去路。伤害我的人,是要挑起神族和人族的战阵吗?”

他其实是色厉内荏,看起来想要说话,但是其实也未必是真心报效神族。

那中年人轻声说道:“我想要做什么,还没有人能拦得住,我来是为了我的徒弟,放了他便可以饶你们一命。”

辰东说的话是让人觉得有些霸气四溢,带着无比的傲气,似手是非要人听他的不可。

一再强逼之下,自然是没那么恭顺,这些人都是对于自己的事情有些无奈的,只是如此都是被人给打垮的力量。

少女笑颜灿烂树林间清纯唯美写真

抵抗神君撒旦看了方天行一眼,很快说道:“我要把他交给你,我们的职责就完不成了,请你谅解。”

“你们不肯给,抢就是了。”辰东说完这句话,朝前走了一步,一步天涯冲进人群中,直接将几个人撞飞,其他人上前阻挡,也

不是一合之敌。

一抬手,一跺脚将众人逼退,那个都是有些可笑,并不能挡住他。

可是那扭曲神君亚伯罕便是押着方天行退开,其他人负责缠着辰东,可是他们根本挡不住,节节败退。

很快就已经纷纷负伤,那扭曲神君亚伯罕带着方天行,也当作是自己的保命灵符。他抓住方天行,威胁的说道:“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把这个人给杀了。”

这样的东西都是有些无奈的,显然扭曲神君亚伯罕觉得自己手里的牌足以让辰东有所忌惮。

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辰东的脸上有什么异常,难道是自己手里的牌不那么重要,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看向自己抓在手里的人质。

不知怎的自己手里抓着的是一截木头,他把那木头扔掉,他十分的恼火,自己刚才明明抓住了方天行,怎么会变成木头。

一阵轻笑声传来,原来那方天行正站在不远处笑话着自己,那是怎么的可笑事情。

扭曲神君亚伯罕只觉得怒火中烧,自己就这么被人耍了。他拿出自己手里的铁链,就要把方天行抓回来,这可是有些不那么容易的。

方天行对于这个扭曲神君亚伯罕的铁链并不害怕,手里的万法如意扇使出者字诀。

他的食指,拇指直立,其他手指于指甲处交接。自在操控**,默念大日如来之智慧。

扭曲神君亚伯罕的铁链捆住方天行,可是竟然困不住他的身体,很快被他挣脱开来,被挣断成为无数碎片。

反过来那方天行是把那些铁链的碎片丢向扭曲神君亚伯罕,这是要狠狠的羞辱扭曲神君亚伯罕,扭曲神君亚伯罕承受不了这种羞辱,要过来抓方天行。

“谁敢欺我徒儿。”辰东一掌劈出,打在扭曲神君亚伯罕身上,让他感觉自己的可笑之处,那都是十分的无奈。

这个时候很快是挡不住了,他们在撑着必定也是在等其他人,那人也是真的到了。

“老朋友,我倒是

谁敢抓我的人,你以为自己就天下无敌,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一个十分愤怒的声音传来,让众人都感觉到救星来临。

这是怎么的可笑事情,只是如此的东西都是让人感觉有些糟糕。

那许多人都是觉得有些无奈,这是怎样的东西,对于人们的力量都有些不那么的放心,只是如此的东西都是让人觉得不那么的开心。

那天心神帝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都是让人觉得有些可笑的,这是怎么的无奈,只是让许多人都觉得十分糟糕,那又是怎么的无力。

辰东并不动容,面对那天心神帝的到来并没有多少意外,一掌将那个还在叫嚣的扭曲神君亚伯罕拍死。

那是怎么的事情,天心神帝持剑冲来,目标直指辰东的咽喉,辰东半步不退,便是伸出手掌便将他的剑拍飞。

天心神帝能够窥探别人的心思,因此总能料到对方的出招轨迹,加以克制。

可是辰东的招数都被他算到了,可是偏偏每一招每一式如同羚羊挂角,让人无迹可寻,也就无法可破。

明明已经洞悉了对方的每一招,可是根本无法制定出破解的办法,天心神帝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可是让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辰东只是随手几招便将天心神帝压着打,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方天行将那些百姓给解救了,经历过这次磨难,活下来的群众还有三万多人,看到有人来救自己,自然是欣喜之极。

这是怎么的可笑,那都是被人给打垮的,只有是让自己给打垮的

那是如何的可笑,只有是让自己的力量都感觉自己的力量不够,只有是把自己的力量给镇压全世界的

辰东单枪匹马,对于这些人是毫不在意,竟然没人能挡住他,这是如何的糟糕,只是如此的东西是让人觉得有些可笑的。

就在那天心神帝和辰东对战的时候,那几个神君便想要偷袭,首先是那杀戮神君昔拉偷偷出手。

ttshuo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