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笙看了他一眼开口,“我今天见到谢东阳了。”

“啊,然后呢?”江流也没什么大反应,毕竟知道华笙对谢东阳没有别的心思。

“他似乎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不过没有直说,其实呢,按道理说我们是合作关系,你的私事我不该过问,可我怕万一这件事以后影响我们的合作,所以还是打算问问你,你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隐瞒?”江流一怔,仔细想了想。

“并没有啊,我一直都很坦白,我的状况你也知道,我小时候照片你也看到过,我在国外读大学的事,你也知道。”

“不是这些,是有没有其他的,比如……你在外面有没有私生子?”

华笙承认自己确实脑洞开很大,但是私生子确实是豪门经常发生的。

谢东阳欲言又止那个模样,肯定是知道江流的一些私事,并且还不是什么好的私事,能跟自己有关系的,华笙想了想,也许是因为江流以前年轻时候做过什么糊涂事,所以有了私生子,江家怕败露,一直隐瞒?这个思维逻辑是没错的。

不过这么一问,江流差点从沙发上跌下来,真是的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阿笙,你是认真的吗?”他都有点想笑。

“我什么时候不认真了。”华笙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哈,我以为你跟我说笑,行吧,既然你这么认真的问我,那我就认真的回答你,你听着,我江流,没有私生子,真的没有。”

甜美少女皓齿明眸海无邪写真

“那养过其他女人吗?”

“没有养过,也没有跟女秘书暧昧,你可以去我公司查。”江流赶紧解释。

“我没什么兴趣查,其实就算有,也没关系,但你必须跟我说,毕竟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我有知情权,别等以后出了什么状况,让我处境尴尬,到那时,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阿笙,你这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吗?”

“对。”

“哈,我喜欢你这么严肃的模样,真可爱。”

华笙:……

“行了,没事了,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华笙转过头,直接上床,江流也不好赖着,只的离开人家房间,不过这件事却放在心里了,那就是谢东阳似乎知道一些关于的秘密?问题是他有什么秘密呢?江流自己都不知道。

次日清晨

华笙去学校的时候,就听说于萍病了,在校医务室打点滴,华笙听说后,就直接去了医务室。

果然,于萍一个人躺在那里,孤苦伶仃的,挂着点滴,模样有点凄惨。

“感冒了吗?”华笙走过去。

“小笙,你来了。”看见华笙,于萍赶紧起身坐起来,华笙拿起一个枕头放在她身后,让她靠着舒服点。

于萍有些受宠若惊,似乎没有想到华笙这样的性子也会照顾人。

“我只是有点发烧,哈,没大事的。”

“怎么没去医院?”华笙觉得校医务室能力有限,医生也都不是专业的,肯定不如医院好。

“医院贵嘛,一个点滴要三百多,这里便宜,才五十。”于萍笑,华笙微微心酸。

“内个,小笙,你可以给我找个工作吗,我需要用一些钱,有点着急。什么工作都行,我能吃苦,打扫厕所都可以。你也知道同学们不太待见我,我也不好麻烦她们,只想着你可能会认识一些朋友。”

“你用钱干嘛?”华笙问的也是直接,因为她记得之前故意让于萍中奖都拿了两万给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