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这次都是绳树救了他们,正常人都应该感谢一下,就在志乃他们准备开口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看向绳树的身后,脸上流露出了惊恐之色,几乎同时窜了出去冲向绳树。

“绳树,小心后面!”牙忍不住大叫起来。

“后面?”绳树有些莫名奇妙匆忙之间,回头一看,却见一道黑袍红云的身影距离已经不足十米,手中抓着一根黑棒刺过来,却是六道当中的畜生道。

陡然之间遇到危机,绳树一时之间慌了手脚,甚至忘记了躲避,只怪纲手和三代把他保护的太好了,战斗经验实在少得可怜,眼看着就要被刺穿。

“神威!”关键时刻卡卡西不顾自己的身体情况压榨潜力,眼中的三颗勾玉疯狂旋转起来,变成大风车形状,用出了神威。

畜生道忽然感觉自己的前方的空间出现了扭曲,形成一个漩涡,一条手臂已经被吸住,接下来就是她的身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马上就要被吸入异空间。

可就在这时,下方一只被树藤捆住的巨犬忽然张嘴咬断一段树枝,用力一甩头丢了出去,从畜生到脚下飞过,畜生造成立刻把握机会,脚下用力在树枝上一踩,借着这股力强行挣脱了漩涡,只是一条手臂彻底断了,被异空间吸走。

卡卡西看到畜生道逃脱,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差一点点,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生命气息开始快速消散。

“卡卡西老师!”志乃这几年来身体一直被四翅金蚕吞吐的生命能量强化,对生命力格外的敏感,自然察觉到了卡卡西的情况,立刻上前去扶卡卡西,可惜这时候卡卡西已经彻底死透了,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为了救绳树付出了生命。

这时候绳树终于反应过来。从树上一跃而下,跑到卡卡西身边,抱着卡卡西的尸体一脸的悲泣,同时又满心的羞愧,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卡卡西根本不会死。

“对不起,卡卡西老师,呜呜呜……都是我不好!”

绳树泪流满面,这一刻他无比的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坚持自己的想法,多做一个任务,增加一下战斗经验,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反应不过来,连累了卡卡西老师。

兽耳女仆姐妹粉艳迷人

在绳树,志乃和牙他们悲伤的时候,畜生道却没有趁机助手,倒不是她有多么好心,而是因为这时候地狱道已经赶过来,并且通灵出了阎王,畜生道自己主动钻入阎王口中,被一阵咀嚼之后,再吐出来那条断掉的手臂已经重新长回。

“我要杀了你,我要为卡卡西老师报仇!”好一会绳树才重新站起身来,看着畜生道,眼中满是怒火,双手开始结印,“木遁·木龙之术!”

轰隆隆!

大地开裂。一条长鼻木龙从地底钻出,先是脑袋,接着是身体,张牙舞爪,体长足有数百米,张开大嘴向畜生道咬过去。

虽然觉醒了木遁,可是此时绳树的查克拉并不多,毕竟年龄太小,就算是千手柱间,这个年龄的时候也强不到哪里去,他的体内可没有封印着一只九尾,也不是阿修罗,或者是因陀罗的转世。

随着查克拉的急剧消耗,绳树感觉有些头脑发晕,可是在仇恨力量的支持下,却强行忍了下来,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干掉畜生道,为卡卡西报仇。

“绳树,不要乱来,快回来!”志乃和牙同时惊叫起来,想要劝阻绳树,可惜已经被怒火烧的几乎失去理智的绳树,哪里会听他们的。

畜生道看着冲过来的木龙,并没有选择正面对抗,而是用力一跃,跳到半空,天上一只怪鸟迅速飞下来把他接住,然后急速攀升。

木龙紧追不舍,身体不断地拔高,张着大嘴想要把怪鸟一起吞下去,可是那只怪鸟非常的灵活,按照诡异的路线飞行,速度又快,越升越高,而且很影响的排出一颗颗圆球爆炸开来,很快木龙那修长的身体就被炸的坑坑洼洼。

这时候木龙终于停止了追击,因为它已经无法再拔高了,绳只能看着怪鸟驼着畜生道,就在上方距离他不足百米的地方,却无能为力。

绳树只顾着追击畜生到忽略了地面的情况,这时候,一只数十米高的犀牛猛然冲出,用头上的尖角狠狠地撞在了木龙身上。

砰!!

随着一声巨响,木龙被撞的摇摇晃晃,就连站在木龙头上的绳树都被甩了出去。

绳树急忙控制制的木龙扭曲身体,打算接住自己,可这时候三条巨大的蜈蚣爬过来,其中两条蜈蚣缠住木龙,虽然体型方面蜈蚣比木龙差远了,可是它们不顾一切的缠住木龙,暂时拦住,而另外一只蜈蚣蛇张开大懵,眼看着就要把绳树吞下去。

“影刺术!”

“部分倍化术·手!”

在这关键时刻,三道身影终于赶到,其中一人将自己的影子凝缩,变成一根尖刺,不断的拉直,伸长,瞬间刺出十几次,那条蜈蚣顿时变成了筛子,当场惨死。

而另外一道身影把手掌变得数米宽,不过却没有攻击,而是把从空中落下来的绳树接住,轻轻的放到一边,随后手掌恢复了正常。

最后一个金发女孩扶住绳树,劝道:“绳树,冷静下来,我们知道你很生气,想要为卡卡西老师报仇,可是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要不然只是白白赔上自己的性命,这么一来卡卡西老师的付出可就白费了,只有确保自己的安全,才能为卡卡西老师报仇。”

不用说,关键时刻救下绳树的当然是井野,鹿丸,丁次新一代的猪鹿蝶三人组了,鹿丸凭借高智商,选择了一条近道,抢先一步赶了过来。

绳树想到自己之前的作为,不禁有些羞愧,这表现实在太差劲了,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放心,我不会再冲动了。”

绳树冷静下来之后,控制着木龙跟其他通灵兽战在一起,凭借木龙的强悍力量,竟然都给挡住了。

这时候志乃和牙也赶过来,后面还跟着陀着雏田的赤丸,听到绳树这么说,不由松了口气,绳树不仅是五代火影的弟弟,更掌握着对木叶至关重要的木遁血继,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向纲手交代。

志乃他们的注意力都被绳树吸引,完全没有发现距离他们不远的大树上冒出了一颗白色脑袋,目光炯炯的盯着昏迷中的雏田。

“咦,那是白绝分身!”杨简看着水晶球中的画面,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异,随后恍然自语道:“对了,绝一直暗中监视着长门,而且进攻木叶抓捕九尾这件事情至关重要,肯定就躲在附近,不过看他的目标应该是雏田,也就是说黑伦盯上了转生眼,这可不行,要是让你把转生眼给抢走了,再加上轮回眼,两相结合之下,谁知道会还发生什么变故?万一事情脱离了我的掌控可就不好了,而且雏田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可不能让你伤了。”

这时候那个白色的身影动了,借助周围的树木向雏田靠近,看着那个鬼鬼祟祟的白绝分身嗯,杨简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此时白绝分身完全不知道有人要算计他,按照本体传来的命令,偷偷的靠近雏田,准备找机会把她的转生眼挖出来,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而对方没有丝毫的察觉,心中窃喜的不已,成功就在眼前。

此时黑绝也是满心的激动,作为大筒木辉夜之子,当然知道转生眼的强大,本来还有些担心这时候出现一双转生涯对他的计划产生影响,所以决定冒险抢夺。

本来黑绝根本没有多少把握,因为长门的一记超·神罗天征摧毁了大半的木叶,他无法借助植物进行隐藏,虽然也能够在土里钻,根本做到无声无息的靠近,毕竟现在战场上有不少日向一族的人,他们的白眼完全能够发现藏在土里自己。

可是黑绝没想到,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绳树忽然来了一个树界降临,制造出了大量的树木,给了他机会,绝可以跟完美的融合,就算是白眼也发现不了。

因为绳树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白绝分身借着树木的掩护,距离雏田越来越近,从后面慢慢地伸出手来准备挖眼的时候,一直漂浮在志乃身边的那颗球道玉忽然发生了异变,瞬间化作一柄长矛射出去,不偏不斜,正好刺中白绝分身的胸口。

“啊!”

那个白绝分身被刺穿了身体,勉强发出一声惨叫便没了声息。

“什么!”

志乃,牙,绳树以及猪鹿蝶三人组这才发现异常,转过头来正好看到白绝分身还保持着挖眼的姿势慢慢地倒下去,顿时明白了对方的目的,显然是冲着雏田的眼睛来的。

这时候地下又冲突几道白色的身影,跟之前的白绝分身一样,气势汹汹的冲向雏田,既然已经被发觉了,那么就直接抢,转生眼实在太重要,就算明知道希望不大,也要赌一把,看能不能夺到手。

“秘术·虫玉!”志乃一挥手,密密麻麻的寄坏虫把其中两个白绝分身啃食殆尽。

“部分倍化之术!”秋道丁次两只圈头变大,猛然轰出,将剩下的几个分身直接砸入地下,很快就没了声息。

“该死的!这是什么怪物?居然敢对雏田出手?”牙忍不住大骂起来。

“这种怪物虽然是人形,可是跟人类的结构显然不一样,现在盯上了雏田的眼睛,这次失败了,恐怕还会有下一次,还好志乃你及时发现,要不然雏田可就危险了。”鹿丸上前检查了一下尸体开口说道。

“我!不是,我之前也没有察觉到这些怪物。”志乃顿时有些莫名其妙,要不是对方惨叫了一声,他都不知道有人要偷袭雏田。

“不是你,还有谁,最开始的那个怪物可是被你那个黑球所化的长矛刺穿,难道还有别人能够控制它吗?”牙白了志乃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志乃微微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之前求道玉似乎忽然失控了一样,在没有自己的控制下变化成矛,刺穿了那白色怪物的身体,也难怪其他人会认为是自己提前发现了对方,可问题是真的不是自己做的呀,那么求道玉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够控制它呢?难道说……

志乃立刻想到了自己的二叔,因为这求道玉是杨简送给他的,而且里面还蕴含着杨简意识,自然也能够控制球道玉,难道说二叔就在附近,志乃不由扭头四周打量了一下,却没有丝毫的发现,只能暂时放下。

鹿丸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心中也有些开测,可是志乃没有说,众人一起保护着雏田,跟日向一族的人汇合,然后把雏田交给他们,并且说了有白色怪物想要偷袭雏田夺取地眼睛的事情,专门提醒对方拥有强悍的隐藏能力,需要加强对雏田的保护。

日向一族的人立刻赌咒发誓,就算是拼上性命也会保护他们的大小姐,毕竟现在雏田是他们日向一族崛起的希望啊。

“该死的,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我就可以拿到转生眼了,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被那个玩虫子的小鬼给破坏了真是太倒霉了。”

木叶村外一棵大树上,一个被猪笼草包裹着的阴阳脸怪人其中黑色的一半在那里疯狂的怒骂着。

“转生眼,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听说过,黑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另外一半白绝听到黑绝的话有不明白,立刻开口问道

“闭嘴,这些事情不是你该知道的你只要老实听话就好,我一定要想办法救出母亲。”

白绝只好闭嘴,虽然白绝和黑绝各有自己的意识,可是黑绝占据了主导地位,如果两者产生了分歧,最终还是由黑绝做决定,因为黑绝有着辉夜查克拉,而绝又是外道魔像也就是十尾的躯壳制造的,也可以说是辉夜制造,作为辉夜意志,黑绝就相当于辉夜的代言人,所以能够命令白绝。

不过这时候白绝心中明显产生了疑问,明明黑绝是宇智波斑留下的意志化身,他亲眼见证了黑绝的诞生,这些年来,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为什么这一刻黑绝变得如此陌生呢?

而且黑绝似乎掌握着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信息,甚至有些事情可能连宇智波斑都可能不知道,还有黑绝口中的母亲又是指的谁?白绝的疑惑越来越多。

xiazaitx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