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

不错,这道黑影,就是灵魔宗宗主杨紫曦!

此时此刻,她摊开双臂,仰头大笑,声动方圆千里,惊飞方圆千里内沙漠中中的一切飞禽走兽。

沙漠里的蜥蜴、蚂蚁等等,都被这笑声,都吓得躲进沙土里。

“终于入魔胎了!本尊终于入魔胎了!哈哈哈!!!”

杨紫曦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渗人,使得方圆千里之内,飞沙走石,沙土漫天,哟如滚滚沙尘暴四起,令原本清空万里,风和日丽的沙漠,变得模糊不堪,伸手难见五指。

而杨紫曦周身的魔气狂涌,由原本的黑色魔气,变成现在带血的黑色,在黑色魔气中,能看到丝丝血光,恐怖渗人。

“宗主入魔胎境了!太好了!”

“宗主可真是我灵魔宗有史以来,资质最强宗主了!”

“这才不到三年时间,宗主就成功入魔胎境,逆天!太逆天了!我们灵魔宗称霸昆仑墟,也就在这一两年内了!”

灵魔宗的弟子们,一个个激动万分,声音四起。

左使深感欣慰。

小怡的性感私房

“我果然没有选错人啊!”

她心中激动无比。

“修魔者,越受生活所迫,压力越大,戾气越大,怨念越大,恨欲越狂,在魔之道路上,就能走的越远。”

“宗主受尽生活所迫,女儿被抓,丈夫被欺压,身边的人一个个被她害死,使她心理承受的太多太多,把这些情绪,都化作动力,用于修炼之路,所发挥出来的效果,太可怕,实在太可怕了,远超我的想象!”

很快,笑声停止。

杨紫曦收起魔气,振臂一甩。

原本飞沙走石,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突然变得清澈。

她俯视下方,看向左使:“距离我女儿被凌迟处死,还有多少天?”

左使身躯一震,忙道:“回宗主,就在今天灵冥宗时间的午时三刻,距离灵冥宗时间的午时三刻还有三个半时辰的时间。”

昆仑墟和地球一样,时间也不同,昆仑墟白天,圣域是黑夜,而灵冥宗所在地,与灵魔宗所在地之间的距离,也是有时间差的。

“什么!”

杨紫曦脸色大变。

“你怎么不早说!”

她怒意狂冽。

左使急忙跪地,道:“宗主息怒,三个半时辰,足够您从这儿到冥州城了!”

她话音落下,杨紫曦如老鹰捕猎一般,拎着左使,让左使引路,带她直奔冥州城。

昆仑墟的一个时辰,和凡间古代的时辰一样,一时辰是两个小时,一天是十二时辰,所以三个半时辰,便是七个小时。

此时,冥州城。

陈华和玄心道人,抵达那处民宅。

“怎么样?”

陈华跑向陈浩天问道。

陈浩天道:“地道已经挖好了,没有被发现!”

“很好!”

叶辰面露喜色,道:“还有七个小时左右,冰冰就会被带上刑场,距离行动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为了避免意外,以及不必要的伤亡,爸、妈、还有段镖头及诸位好汉,你们抓紧时间离开,免得行动失败,到时都跑不了。”

陈华这话一出口,立即遭到沈千灵的反对,她拉着陈华的手坚定道:“妈不走,妈要和小华并肩作战,一起救冰冰,能救出来皆大欢喜,救不出来,妈与小华共生死!”

“爸也是!”

陈浩天也很坚定。

宫崎贺和金山,同样很坚定。

就连段镖头,也被这气氛所感染,说道:“我段洪不是怕死之辈,既然都不怕死,那我也不怕,到时打起来,我们也能杀上几个人,就算当炮灰,也能给你们挡下几招!”

“不行!”

陈华摇头道:“这次各大宗门,是有备而来的,他们早已经埋下大量高手,以他们高手实力,你们都接近不了他们的身,所以没有必要做无畏的牺牲。”

“所以,还是先撤吧,不然这么多条性命搭进去,就算救出冰冰,也会让冰冰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之中。”

段镖头等人沉默。

沈千灵抱着陈华哭泣道:“小华,妈担心你,舍不得离开你,妈知道危险性有多大,万一…”

说到这,她哭的泣不成声。

陈浩天也是老泪众横。

玄心道人安慰道:“浩天、千灵,听陈华的,先撤吧,你们在非但帮不上他什么忙,还会让他分心,让他无法发挥,你们撤离,反而对他有好处。”

在玄心道人的劝说下,陈浩天和沈千灵,才同意离开。

“小华,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把冰冰带回来,爸妈等着你回家。”

沈千灵哭泣道。

陈华给母亲擦去眼泪,温和一笑:“我会的,妈和爸都把心放肚子里,等着咱们一家团聚。”

随后,沈千灵和陈浩天他们,相继离开这处民宅。

而民宅内,只剩下陈华、玄心道人、紫韵老祖、冷千秋及六个长老。

随着时间的推移。

很快便临近午时。

而此时,菜市场周围的虚空之上,站满了观看的修士。

至少有十几万修士,飞抵菜市场周围的虚空中观看。

陈华他们,也混进人群,飞抵虚空。

除了虚空中的人马之外,菜市场周围的酒庄、饭庄、酒楼、客栈等等建筑内,也有很多人在观看。

如韩子平及十七个SSS级高手,就在一家酒楼的包厢内,透过窗户望着菜市场方向。

“来了来了!”

突兀间,有嘈杂的喊声响起。

众人看去,只见虚空之中,一辆马车缓缓开来,马车的前面和后面,都有不少的各宗的长老和弟子,人数规模达到三百人左右。

马车所过之处,行人退让。

“要不要趁机行动?”

有SSS级高手问韩子平。

“不。”

韩子平摆摆手:“等陈华他们行动我们再行动,我们不要去打头阵,否则对我们不利。”

他当然不希望圣殿这边有伤亡,一旦伤亡大了,殿主会怪罪他,将严重影响他在圣殿的地位。

很快,马车在菜市场的高台下方停下。

各宗的长老和弟子,将菜市场中间的高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紧接着。

一道身影从马车内出来。

此人正是灵冥宗宗主陶尚坤,他手里还抱着个四岁大的小女孩,正是冰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