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爆液体炸药?”赫斯列从下了飞空艇后,就在后座上放着的钢铁罐子上留着一份注意力。

卡西亚简单摇了摇头:“只是另外一种辅助性的东西罢了,姑且算是对我有点作用。但不是什么好东西。”

“危险?”

“可以这么说吧。”卡西亚明显不想在上面有过多的交流,赫斯列看得出来,话题也就此打住。不久后,宽广的平原之上开始出现成群的建筑,高楼也渐渐进入到两人的眼里。

“等一下分开,从两边包夹过去。”卡西亚说,“屋子的具体图纸你已经看过了,墙壁里面有基本的防御板块,但不足以抵挡大口径的白金子弹。若是有可能,我希望他们中间可以多活下几个人。还得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一些信息,我才能感到真正安心。”

“我尽量遵守你的要求。但敌人明显是从大势力中出来的人,装备和信息上自不用说,肯定对你非常了解。”赫斯列带着微笑回答,“在可以保证自己安的情况下,我会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能被派过来对付你,我想那些人都是有点实力的,还请小心一点。”

周围的街道已经传来熟悉感,卡西亚看着窗外,正在做深呼吸,好似在平复自己的心情。最后吐了一口气,敌人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样的办法。虽然相同性质的事,他自己以前好像也做过。只是当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能亲身体会到那种从心底升起来的厌恶感。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卡西亚自己不知道。他可以感受到那种被身体本能排斥的感觉,只是在大脑里,却没有与身体排斥感相匹配的想法出现。但都不重要了,现在只要能确定母亲和妹妹的安就行了,其他事情对卡西亚来说,永远都排在低几个等级的顺位上。

还有不远就是当初卡西亚为母亲和妹妹莉莉娅买下的房子,礼车在这时停在了路边。

“那里就是了。”卡西亚指着道路尽头,房子就落在那里。门窗紧闭,厚实的帘子也部拉上了。即便隔着很远,卡西亚也能从中感觉到别样的气息,只是那种气息并不带丝毫生气,母亲和妹妹莉莉娅并不在其中。

“这里说点其他事情,不要介意。”赫斯列也感受到了相同的东西,“若是你的家人安,那么以后你准备怎么办?重新换一个地方?除非你从此不再与他们联系,否则、、、我不知道敌人是什么身份背景,但只要想再次查出来她们的位置,我想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可能还好,但随着时间推移,你自己未来会面对什么敌人,你心里肯定最为清楚。手术者从第二阶段开始就渐渐脱离人类范畴了,想要他们遵守人类,或者说是贵族的那一套古老礼仪来,我想只有他们部变成尸体了,或许才能做到这点吧。”

“可以找叶捷琳帮帮忙,若是有那种可能的话。两个韦伯利家族的身份牌罢了。”

闭月羞花

卡西亚没有说话,赫斯列看了一眼他的侧脸,继续自己的话:“当然,这只是一种选择。可以不用加入韦伯利家族,只是单纯更换帝国的身份牌也行。可能会非常麻烦,但我想你只要提出这样的要求,叶捷琳那边会帮你完成的。和你接触时间不长,但我总觉得你对自己拥有什么东西来,好像不太怎么清楚。盟友之间就是带着感情的相互利用关系,请容许我这样说,害怕你不明白来着。”

“相比较同期中的其他人,你拥有的东西可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并且卡西亚团长,你自己就是一个资源集合体。怎么说呢,要学会向别人索取,或是交换。要知道,说句自我赞扬的话,我们这样的人,不管在什么时候,本身就是一种带着风险与可能性并存的硬通货。”

一直没有转过头,卡西亚看着窗外。等到赫斯列将话说完,过了几分钟后,他才拿出周围地域的景地图,摊开在他们之间。

卡西亚用红笔将母亲与妹妹的那幢房子圈起来:“主要目的是打探消息。只要抓到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行,我需要一个准确的结果。”

“若得到的结果是我们所期望的呢?”赫斯列好像早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们的目的便是要让我离开天然保护场所般的军部学校。”卡西亚接着在景地图上用红笔画出一个个圆来,并用代号“一”和“二”标记,那是他们分开后需要拔除或探查的地点,“现在我已经出来了,那他们就不要回去了。”

、、、、、、

“赶过去就没有人吗?”等到当地圣堂负责人介绍完大致的情况,米尔顿和特罗诺等人都复述着这句话,“我记得你们应该是在晚上接到消息的吧?”

“的确,我们赶过去也觉得奇怪。有人比我们快了一步,因为房间里面的空气还是温热的,空气循环系统在几分钟前应该还是工作的状态。房间里面有很明显的收拾痕迹,我们再度翻看了一遍,没能找到哪怕一件有用的东西来。”

“既然没有丝毫实物可以证明猎物的家人就在我们手上,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去死追着这个点不放吧。”丝柏丽插话,“猎物已经出来了,并来到这里,那我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至于其他方面,还有比抓到猎物更加重要的事?既然我们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猎物乖乖按照我们的安排跳到陷阱里,那么现在转变计划,以其他形式抓到猎物,才是目前的重点吧。”

“圣堂的人也都从马诺马赶到这里来了,我们的人员配置会更加齐。追踪上,通讯技术上,装备上,武力上,还有骑士团与圣堂权力带来的人员调动上,都占据优势。并且相比较猎物,我们的工作可要简单太多。而猎物本身,还需要找回已经失去踪影的家人才行。没有实物,制造一些干扰痕迹,影响猎物的判断能力,让他的大致行动方向偏向我们想要的结果,将这点作为中心,我想你们都不会反对,是吧?”

无意义的讨论在此结束,一时间屋子里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米尔顿适时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了,根据马诺马与梅赛利亚地域间飞空艇的航班信息,敌人理应从机场出来,正赶往这里。那幢屋子里面有人守着吗?”米尔顿询问在此的当地圣堂负责人,“马诺马的那批人现在在哪里?”

圣堂负责人走向窗户边,将窗帘拉开一角,指了指隔着几米远的对面屋子。同时,他拿起放在一旁的通讯器,按下了启动键。几秒种后,对面也拉开了帘子,几个人站在一起,正微笑着向着米尔顿等人打招呼。

接过听声筒,米尔顿的耳朵里传进温润和蔼的声音:“米尔顿先生,我是斯特拉,你们晚了。我们已经在周围做好了安排,屋四周的建筑物里,都有我们的狙击手和观察员。当然,房间里面也有几个擅长隐藏与刺杀的人。”

“那我们好像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米尔顿笑着说。

“还有准备时间,包围与监视圈子从来都不嫌多。”斯特拉附和般的笑声让米尔顿的笑容消失了大半。

挂断通讯,米尔顿看着身边的其他十一个人,感叹着圣堂这种组织带来的便利性。至少在行动力与人员数量上,他们怎么也比不上。

最后只有米尔顿和一个专精通讯的成员留了下来,特罗诺和丝柏丽等其他十人商量好了每个人负责的监视防御范围,换好自己的装备后便都离开了房间。

“已到达指定地点,一切正常。”不久后,特罗诺他们相继传回通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