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伦敦政府在想办法帮普鲁士人筹钱,法国人同样也没有闲着。不过他们不是在筹钱,而是忙着扯皮。

在发展经济上,拿破仑三世完全可以说得上优秀。最近十来年,法国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

这一点在财政上体现的尤为明显,1851年法国财政收入12.73亿法郎,到了1864年法国财政收入已经接近了20亿法郎。

这还是没有计算撒丁王国的结果,不然还可以增加几个亿,意大利最繁华的地区,可不是吹出来的。

加入法国大家庭后,困扰着撒丁王国资本家们的市场问题,终于得以解决,当地经济开始迅速发展。

有利自然也有弊,法国资本家们也杀了过来。实力薄弱的撒丁本土资本,显然干不过法国资本,只能利用地头蛇的优势与之抗衡。

这些争斗,都在经济大发展的情况下被掩盖住了。毕竟赚到了更多的钱,就算是竞争更加残酷,可腰包骗不了人。

将近20亿法郎的财政收入,折合英镑近8000万,而此时联合王国的财政收入还不到7000万英镑,双方的收入差距高达1000万英镑。

当然,这并不是说法国经济实力已经超过了英国人。这个年代各国财政收入,都只是本土的财政收入,没有计算殖民地收入。

而且还要考虑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分配问题,不同的税收方式,也影响着财政收入的高低。

不过这些数据还是可以从侧面证明法国经济发展迅速。在拿破仑三世继位前法国的财政收入还要低于英国,现在已经实现了反超。

财政收入的大幅度增加,巴黎政府不但摆脱了财政危机,还有能力玩儿法郎外交。

中分长发高冷美女柔弱无骨可人写真

经济上有能力支援普鲁士,拿破仑三世又想要取代俄国人的欧陆霸权地位,并不等于法国人就真的要支援普鲁士。

在法国政府内部要不要支持普鲁士打这一场战争,一直都有两种声音:

一部分人主张援助普鲁士王国,接他们手将俄国人重创俄国人,为法兰西夺取欧陆霸权打下基础。

另一部分人则主张坐观普鲁士人战败,好趁机夺取莱茵兰地区,增加法兰西的工业实力,弥补资源上的不足。

当然,这两种主张都必须要普俄打起来,所以在战争爆发前法国政府是支持普鲁士的,甚至还提前援助了一笔5000万法郎的无息贷款。

现在战争已经爆发,要不要继续支援,又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

财政大臣艾伦提议道:“普俄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就算有我们支持,也不能改变战争结果。继续将宝贵的资金投入到普鲁士政府身上,就是浪费。

现在我们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普俄战争已经爆发。什么都不用做,等着战后接收莱茵兰地区就可以了。”

外交大臣亚伯拉罕反对道:“不行,现在是俄国人最虚弱的时期。普鲁士王国的实力就算是弱了一点儿,他们还是集结了七十余万军队。

加上波兰独立运动爆发,牵制了俄国人大量的兵力,沙皇政府未必有能力一举击败普鲁士王国。

只要战争持续了下来,俄国人就会因为战争终止国内的改革。

这是欧洲各国都希望看到的,维也纳政府不会在这个时候给俄国人提供太多的支持。如果战争可以拖上一两年,沙皇政府就会因为财政,到了最后不败而败。”

财政是俄国人的短板,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正在进行中,改革带来的社会红利还没有来得及反馈到财政收入上。

因为近东战争消耗了大量财力的缘故,尼古拉一世执政末期,都在为抹平战争损失而努力,并没有给亚历山大二世留下足以支撑一场大战的底蕴。

正是看到了俄国人的短板,容克贵族们才敢策划这次战争。同样也是因为这一点,英国人才会支持普鲁士。

财政大臣艾伦摇了摇头说:“普鲁士王国的七十万军队是怎么回事,还用说么?拥有战斗力的最多不过四十来万,剩下的都是拿起枪凑数的。

现在欧洲各国有能力拿出七十万陆军的国家,就只有我们和俄罗斯、奥地利。普鲁士王国就算是再怎么穷兵黩武,他们的国力也制约了他们的军事实力上限。

而俄国人的现役军队都已经超过了百万,要击败普鲁士王国,他们连动员都可以不做。

抛开俄奥同盟的关系不提,只要沙皇政府对奥地利许以重利,维也纳政府就会给他们提供贷款,反正这些利益都是从普鲁士人身上割肉。

奥地利的财力就算是比不上我们,也差不到哪儿去,支持俄国人击败普鲁士足够了。

况且,俄罗斯帝国的底蕴就真的没有了么?作为一个老牌帝国,沙皇政府只要愿意,凑出十几亿法郎的战争经费还是可以的。

把希望寄托在俄国人财政崩溃上,我觉得不如祈祷上帝保佑普鲁士人能够撑过去更加实际。”

支持普鲁士王国的前提条件是他们能赢,至少也要能够重创俄国人,这笔投资才算没有白费。

如果普鲁士王国被俄国人三五两下子就搞定了,这些投资就全部打了水漂。不要指望战败后的普鲁士有能力还债,能不能保住国家都要看各国会不会继续支持他们。

……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优柔寡断的拿破仑三世头疼了,两种观点都非常的有道理,实在是让人难以决断。

这种争论一直持续了很多天,拿破仑三世才下定了决心。

“好了,我决定给普鲁士王国提供贷款,不过他们要用莱茵兰地区主权做抵押,确保我们的贷款安全。”

这是折中的方案,既支持了普鲁士王国继续战争,又为夺取莱茵兰地区制造了借口。

普鲁士王国赢得了战争,那么重创俄国人的战略实现了,让法兰西距离欧陆霸主更近了一步。反之,战败的普鲁士王国是没钱还债的,他们可以直接收走抵押品。

表面上来看这是最佳选择,无论战后结果如何,他们都不会吃亏。实际上,这只是拿破仑三世的一厢情愿。

欧洲各国不可能看着他们成功。英国人不希望看到欧陆霸主诞生,俄国人跌落霸主之位,法奥俄三国互相牵制,谁也不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地缘政治的关系,就算是弗朗茨没有准备逐鹿欧洲大陆,他同样也不会让法国人成为新的霸主。

西班牙、比利时、瑞士、意大利各邦国、德意志联邦帝国、普鲁士王国这些法国人的好邻居,同样不愿意看到法兰西再次壮大。

针对法兰西的共同防御条约,就是遏制他们的最佳利器。一个被邻居们敌视的国家,怎么成为欧陆霸主?

仅仅靠实力么?貌似法国人还没有那么厉害。俄国人可以用百万陆军维护自身的霸主地位,法国人是万万做不到的。

没有小弟的霸主,算什么霸主?除非有辗压欧洲大陆的实力,否则就只能关起门在家里玩儿。

……

柏林,威廉一世还不知道刚刚在巴黎发生了一场决定他们命运的争吵。爆发在欧洲大陆的普奥战争,和历史上的日俄战争完全不一样。

在这里俄国人能够投放的力量,绝对不会只有两三层。如果只有英国人支持,伦敦政府同样会吃不消。

运气好的情况下,支援普鲁士王国几千万英镑就可以达到目的,要是运气不好最后付出了上亿英镑的代价,一点儿也不令人奇怪。

那怕是借款,也要考虑普鲁士王国能不能还的起。总之,伦敦政府是不可能满足普鲁士人的全部需求的。

最近柏林政府几乎向每一个欧洲国家提出了贷款申请,蚊子再小也是肉,那怕有些小国只能够提供几万英镑的贷款,他们都不嫌弃。

外交大臣麦克凯特皱着眉头说道:“就在今天上午,瑞士政府通知我们,正式解除两国联合防御条约,明天他们就会对外界宣布。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瑞士政府打了一个突然袭击,根本没有给我们留下时间挽回。看样子他们是铁了心,要和我们划清界线。”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普瑞联合防御条约毫无疑问是针对奥地利的。历史上在1866年才解散,当时奥地利输掉了普奥战争,没有能力再图谋瑞士地区。

瑞士现在突然要解散联合防御条约,这里面肯定是有内幕。都不用想他们也知道,这是维也纳政府的手笔。

威廉一世叹了一口气说:“算了,这些小问题我们已经顾不上了。当务之急还是普俄战争,现在前线的部队已经和俄国人交火了。

英法承诺的资金援助,都没有按时抵达。外交部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就是和英法协调,让他们尽快兑现承诺。”

没办法,坑队友似乎是英法的天赋神通。伦敦政府没有提前和国内财团协调,现在还在想办法帮他们筹钱;法国政府则是因为扯皮,拖延了筹款进度。

在生死存亡面前,瑞士人解散针对奥地利的联合防御条约,完全不值得一提。

威廉一世非常理解瑞士政府的做法,现在普鲁士在玩儿火,瑞士人担心引火烧身是正常的。

万一奥地利因为俄奥同盟被拖下水,他们岂不是也要因为联合防御条约被拖入战争中?

永恒中立国的地位来之不易,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各国的认可。要是被拖下了水,法国人都可以吞并撒丁王国,奥地利同样也可以吞并瑞士。

瑞士和哈布斯堡家族是世仇不假,可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瑞士政府根本就生不起和奥地利开战的勇气。

维也纳政府要求他们解散联防条约,瑞士政府自然是从善如流。反正从普俄战争爆发开始,就算是联防条约存在,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理解归理解,对瑞士政府的落井下石,威廉一世还是非常的生气。只不过他们实在是没有精力管那么多,一切问题都要等赢了这场战争再说,输了一切方休。

外交大臣麦克凯特信心十足的回答道:“放心吧,陛下。英法不会看着我们因为资金不足战败的,现在他们拖延时间,无非是担心我们战败,让投资打了水漂。

只要战场上我们没有失败,他们承诺的援助就会兑现,大不了分期支付给我们。”

作为反俄派的急先锋,麦克凯特一直都认为俄罗斯帝国已经腐朽了,只需要推一把这个帝国就会轰然倒塌。

前不久爆发的波兰大起义,俄国人花费了两个多月时间不但没有平定下去,反而愈演愈烈,将战火蔓延到了白俄罗斯地区,这又坚定了麦克凯特的判断。

这些认识和威廉一世的看法截然不同,不过既然要和俄国人打仗,自然要换上这些信心十足的反俄派了。

如果任用一帮恐俄症患者,天天想着和俄国人妥协,这仗还怎么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