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

那是一朵白色的花……

飘在空中,在纷纷攘攘的城市里,旋转着……

来到一户人家。

这个人家挤在一个小小的楼层里,虽说是三室一厅,但是极为狭窄,因为这里需要住的一家人有五个,哥哥需要一个独立的房间,妹妹长大了,当然也需要一间,弟弟还小,住在哥哥的房间。

哥哥的房间拥有独立的卫浴,这也算是一种得天独厚年龄优势为他争取的“地盘”,这个房间的书架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籍,但是都落了灰,毕竟不是每本书都能反复读出滋味来的,一张办公桌,一张椅子,一张复式床,剩下的地方即使再空出来,也极其狭小。

妹妹的房间大大小小的贴满了帅哥的海报,他已经高二了,也时候到了寻找梦中情人的年纪,又或者,这样子年龄的女孩子完看不出来内心有多成熟,她些许的叛逆都在墙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里的装饰也基本相同,只是更加的粉嫩。

“哈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接下来我们有请《灵界此间少年录》的编剧为我们解答观众们带来的提问。”

手机的声音开的很小,它被摆在手机架上,供人观看,当然,也没有人看,因为妹妹的手握着一只笔在作业上健步如飞的行走。

“岳问先生,首先跟观众朋友们打声招呼吧!”女主持人的声音很清楚,很中正的女音,她今天穿着西装,坐在高脚椅子上交合着白花花的大腿。

“你好……我是灵界此间少年录的编剧,岳问!很高兴在这里解答观众朋友的困惑。”

这是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他也化了妆,看不出多少油腻,脸上很白,眼睛差点眯在一起,给人很猥琐的感觉。

纯美少女树间休息

给出的名片框是灵界此间少年录编剧。

“岳问先生,你知道现在的《少年录》有很多网友表示剧情的走向就从来没有猜对过,他们说整体节奏太快了,主角总是从一个地方快速的到达另一个地方,只要不看几集,连演员从小到大都来不及看,你可以解答一下为什么这么跳脱吗?”女主持人语速非常之快,一下子就说完了提词器上的内容。

笔,在飞快的写着,答案册就放在眼前,一个一个字的抄,数字极简化,笔画卷起来,只追求着快。

“嗯,是这样的,关于此间录的改编呢,我是完尊重原著的,原著粉应该也可以看出来,原作者所构筑出的庞大世界观都是一点一点告诉你的,他不是说一上来就告诉你这是一个末世,也没有告诉你这是一个灵气消亡的末法时代,他是通过主角长羽枫的事件来描述的,灵力也好啊,科技变革也好啊,并不是突然出现的事情,所以在所描绘的四个国家的交锋时,是极速变化的,主角上一秒还在骑马,下一秒就可能骑游骑兵铁骑,也就是我们说的战时摩托。”

“岳问先生的意思是整本不是以时间的推进来完成的,而是以事件来完成的,因为主角不知道在某个地方发生了某件事情,而这件事情肯定的发生了,再通过某些小事再体现出来,对吗?”

“可以这么理解,因为此间录的作者喜欢跳跃式的写作,所以在原作上,有很多不连贯的事情发生,并且错综复杂的打乱了,只以事件发生的顺序在写,而没有写的太过详细,今天吃什么饭,明天吃什么饭,这种东西,都是没有写的,但是我们电视上是需要表现出来的,比如说我们的小演员高成悦小朋友扮演小时候的主角,他们生活在巨龙之都温缇郡,对吧,书中直接写的是他十岁时初次遇见琳儿,那个事件对于他来说第一次知道寻荒影的存在,在拉杰尔和艾蕾亚这样受过公国迫害,希望解除公国奴隶的人来说,他们对待自己的孩子就一定会很好啊,这个虽然没有写出来,但是改编出来,日常的对话也好啊,就不会像原作者一样剩字数了,调皮捣蛋的艾瑞卡和当时一心想要成为一个好向导在温缇郡发展的主角的对话啊,都是很古灵精怪的……”

“哦,对,提到了艾瑞卡这个角色,广大网友都觉得这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演的特别出色,她嘟嘴的的表情包都在网上流行过一段时间。”

“哈哈,我们挑选角色的时候,就觉得王一萌小朋友特别水灵。”

“是,很可爱的一个孩子。”主持人看了一下提词器,接着看向岳问拉的声音:“那,广大网友还问了……为什么这么多角色,都只是提了一嘴呢……好像,很大程度上都没用什么表现,或者超出戏里的感觉,就,有些地方很莫名其妙……比如这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具体是……”岳问陪着笑脸。

“就是那个拿着三把武士刀的那个,这个是反向最强烈的一个,其实刚刚也说到了,主角好像与这个角色前期根本没有对手戏,他要去杀龙须公,为什么啊……而且龙须公和主角也没有对手戏,很多网友就提出来,这些多余的角色可不可以删除?或者直接走主角打怪升级,拯救世界的主线呢?”

“其实,这个东西我和原作者是商讨了的,他给我的答案是最好不要删除,为什么呢?就好像两个世界上最顶峰的选手,一个得了世界赛,一个得了本土的冠军,两边名气都很大,但是就是没打过一场比赛,所有人都拿他们比来比去,这些角色就和主角形成了一个映射。”

岳问停顿了一下。

手放在手机上滑下来看了看管理器。

“妈!你就不要下载那个教程了撒!都没得网咯!”妹妹继续写着,没好气的吹了下长头发。

“恭心霖!你给我写哈!今天开嗅第一天,你给老娘害在屋里写作业!你怕不是找打!恭新!给老娘把她拖出切上嗅!”

门外老妈的声音震耳欲聋。

震的门都在动。

门开了,哥哥探出个头,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幺妹!你咋滴害在写作业嘛!今天都九月一号咯!来得及嘛?!”哥哥做了个鬼脸,幸灾乐祸的关上了门。

“妈!泥就让她写嘛!写不得完,回学校要挨板子嘞!”

“算你识相……猩猩……”妹妹的字迹越来越潦草,选择题也不管对错了,勾上去再说。

岳问脸上的旋转标志动了。

“比如说,皇女,她的命运就是生下来当做政治牺牲品的,而帝国的陈琳就不一样,她看起来就操控了某些方面的事情,不会任由自己是政治牺牲品。那位流浪武士和龙须公都背负着复仇的怒火,和主角的复仇是相同的,但是三个人对待复仇的看法截然不同,寻荒影也好,都表达了一种对于复仇,以及经历了苦恼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信念的崩塌与否而做出的选择,就像黛玉和晴雯,或许从来没有过多的接触,加上真假宝玉从来没有遇见过,但是两种完不同的格局就出现了,陈琳,虞娑,都是今日彼时的照应,即使知道,但是选择也出现了不同,就有更多的思考空间……表达出更多层次的内涵。”

“想不到有如此多的玄妙……仔细想来,原作者真是煞费苦心!”女主持一脸惊讶,而岳问则笑的很欢脱。

“是的,是的,其实这样的想法更多见于推理之中,更多的体现价值观的对立。如果你仔细过他的,就会发现,他所描述的人物每一人物内心戏是非常多的,他们有时候会做出和自己想法完相反的行为,他们并不是教条般的人物,会犯错,会傻,会笑,会哭,可以说更加的贴近于现实中的人物,但是这种人物的框架有不仅仅是局限于小人,没有那么多戏剧化,就好像我们学生时代,好像总有某位同学被欺凌,那个被欺凌的同学就总是被虐打啊,没有办法还手啊,但是回忆的时候很多人都想要去帮那个同学,问题是他们当时没帮,就是这么真实,剧情里主角就是普通人,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被欺负也好,反抗也好,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很多都是下意识的动作,不会说像某些人真的成为被欺凌的那个同学就会反抗起来,什么口嗨的自杀威胁,什么告诉老师找警察,这些都是很马后炮的一些东西,真要这样做了,现实里有很多后续的案例都是没有处理好的……最后以被欺凌的同学失败转校告终的……在整个改编中,主角也就是事情的亲历者,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少,甚至是微乎其微,这种事情都是这样,没有打在自己的身上都很难说疼。”

笔停了停,放在了一道选择题上。

“岳……问……”

笔又疾驰的书写着。

“这个例子我相信大家都明白了,此间录写的就是主角忽然间发生的动作,而不是主角仔细琢磨后做出来的行为,就好像在舞台上临场应变一样,他有时候不说话,那就是不说话,就好像某些人会看到某些伤伤感的文字就失落一整天一样,你说他遇到了难过的事情吗?很明显没有……他可以在某事某刻都开心,但是一想起来那句伤感的话,她就不开心。这个只能是激素分泌,心理学的解释,没有再多的人情解释。”

“好,网友们还说,薛涵和陈枫这对荧幕的金童玉女,出演长羽枫,也就是主角,还有兰洛,也就是第一个boss,他们的对手戏,很激烈,观众们看的直呼过瘾啊,那么请问,他们私下对戏的时候,会不会有有一点小互动啊,商讨剧情什么的……”女主持换了话题,瞥了一眼提词器。

“这个呢,我们导演专门找他们聊过,在特效上我们极力的让这场打斗更加的酷炫,群英之宴,是几万人参加的盛宴,原作者笔墨写的并不是很多,我们拍的时候就把场景做大,群演特效都安排的宏大,在这件事情上,徐佳卿知道自己要死了,她的女儿徐雯雯感染了魔气,彼岸花生在了头上,他祈求了兰洛将魔气清楚,他和兰洛私下的交易一定会惊动主角的,兰洛高高在上,而主角也已经明了的自己的使命,所以,这是他主动背负的使命,而不是别人强迫着他来做的,对于一个已经自我觉醒过的男人,他应该成熟的对待兰洛的感情。”

“对,兰洛和主角的感情非常复杂。”

“嗯,所以,私底下我们的陈枫同学和薛涵同学经过了很长时间的交流,他们真的希望把这两个角色的复杂感情演到位。”

“他们今天来了吗?大家翘首以盼的陈枫,薛涵!”

“来了,等会儿角色介绍的时候,小角色们都会过来和大家互动。”

拿笔的动作稍有些迟疑,画面上,有些那么大一张帅脸,和一张酷酷的美女照。

“好,那我们粉丝就放心了,哈哈哈,说到主角的扮演者陈枫,作为新生代的年轻演员,接到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当初选角的时候为什么会选中他呢?有什么趣事吗?当时?我们就喜欢听这个……”

“额,哈哈哈,我们觉得陈枫呢,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和主角很像,认真,又心怀敬畏,还有……”

网络连接的图标又开始在岳问的头上打转……

“妈!!!!!”

“你再叫再叫,我就打电话告诉你老师说你在家里补作业,叫叫叫,叫怨啊……没网就没网,我也没网!”

门外老妈的声音如此的辣耳朵。

不过,这一次,好像彻底没网了,她划了下屏幕,无线网断了。

“妈!wifi莫得咯!你摇不摇去看一哈!?”

妹妹穿着拖鞋踢踏踢踏的走出了房门:“怕不是又是辣个老头子在乱摆网线,把我们哩弄没咯!”

“叫你哥去看一哈嘛,他去哪里咯!快给我招回来!”

“烦死咯!老是断网!”妹妹从饮水机倒了茶回了房间,并没有去找自己的哥哥。

“他能去哪里?还不时去隔壁内个消姐姐家?”妹妹抓起笔杆子,叹了口气,将手机关停。

“你快写你嘞你吧,丢人现眼!天天就知道玩玩玩,这都开学咯,还要我帮你请假。”

门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大。

“快写完了撒!”

妹妹又开始奋笔疾书,还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让她看起来更糟糕。

“我要是会灵力,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钱搞到手……这破wifi……真是蛋疼……”

妹妹摇了摇头。

忽然的,一阵风,剧烈的风吹过去,把她的房间卷的七零八落,床单和自己的内衣在房间里旋转着跳舞。

她的眼睛被风吹出眼泪,不得不闭上,等她快速的晃头调整的时候,睁开眼睛,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了……

“天黑了!”

什么鬼……

妹妹摸索着,眼睛也没有任何刺痛啊……不应该是瞎了吧……

“妈!你在吗?”

她呼喊了一下,害怕的摸索的更加之快。

“什么呀……怎么会这样……”

她带着哭腔了,眼睛的虚无,让这一切都开始变的奇妙起来……

“妈?”

她看到了眼前的光亮……

还有,嘈杂的声响。

当啷!

铜锣的声音猛的把她吓得一跳,她的魂都要被震飞了……

抚镇司白鹿王李庐升巡街!万民回避!

她忽然的能够看见,迷了眼睛的一切,让刚开始看的一切,都瞬间煞白。

李……

李庐升?

啊?

李庐升!

她忽的就要大叫,但是自己抓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

穿越了……

不是吧……

标签: